【矽品壕溝戰】「幫壽險外資賺了錢,現在卻被拋棄」


問:日月光合併你們是要對付紅色供應鏈?
答:紅色供應鏈我們早就在對付了,這不是什麼新東西,原則上講的就是在當地生產,但矽品主要是在台灣生產,在蘇州有一個三千人的廠,台灣有兩萬人,所以日月光可能把我們的產能取走到中國去。
問:你認為為什麼日月光要入股你們?
答:從各角度分析,他的目的應該是毀壞我們,一是,因為矽品對他芒刺在背,每股盈餘與經營績效都比他好。今年上半年我們賺了兩元多,他們賺一元多。矽品的股價也比他高,日月光的股價卻一直沒有辦法上去。第二種考量,可能是取得我們公司的控制權,比擴廠還便宜。
然而,他買二五%放在那邊,即使不動、不搶我們經營權,對我們都有很大的影響,我們都會很痛苦,因為我的客戶看到他在那,重大計畫就不會交給我們,慢慢業績就會下去。

員工怕矽品被日月光轉到中國

此外,我們也會找不到員工,因為員工會擔心有一天就併入日月光,不確定感很重;他又可能干擾我們的重大決策,就像這一次反對鴻矽聯盟,整個公司就很難運作下去。
之前日月光合併過環隆電,這家在台中曾有四千多位員工,現在整個廠移到中國,轉到中國上市,台灣員工剩一千個不到。我們來自環隆電的員工就很擔心日月光控股矽品,是想把矽品轉到中國上市。我另一個判斷是要做控股公司,把一家公司下市再上市,做財務操作。
問:鴻矽戀的決勝點是在外資,但外資評估機構的報告似乎已經投下反對票,矽品如何因應?
答:看到ISS的結果,我很訝異,是我們意料之外,應該是我們策略失誤,沒有把重點放在ISS所關心稀釋小股東股權上,但ISS比較偏向中小外資基金,大的基金相對獨立的,當然,日月光有動員很多人去遊說大型外資機構。

逼張虔生和談,戰爭還要打下去

問:接觸的外資機構法人,他們的態度如何?
答:我有去的,他們都答應要支持我們,只是我已經有十月十五日不過的心理準備,但還沒有到最後結果。至於未來公司的走向要怎麼走,我還有招。
我們早知道他一定會買到二五%,但我們讓應賣股權只是三六.八%,而不是五○%,五○%我們就完了,所以我們要保留一口氣在,先走到下一步再說,大不了我就逼他出來和談,戰爭還是要打下去。
假如這次過了,也不一定會很容易過日子,因為日月光還是一九%大股東,只是鴻海進來平衡一點,至少先抵制,把成績做出來,以取得外資的絕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