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巴黎恐怖攻擊 第三次大戰開打?

原本輕鬆愉快周五夜晚,巴黎淪為殺戮場。十三日晚間,巴黎多個地區發生連環襲擊,官方十六日公布,已有一二九人死亡、四三三人受傷。
「這是戰爭的行為,『達許』(Daesh)的武裝恐怖分子攻擊了法國、我們的價值。」法國總統歐蘭德試圖用鎮定的語氣在電視上說著。不久前,他正在觀賞德、法之爭的足球場也遭到攻擊,並在安全人員的護送下離開。

【放眼天下】巴黎恐怖攻擊 第三次大戰開打?

難以跨越的文化心牆

歐蘭德謹慎地使用了「達許」一字。法國政府認為常見的「伊斯蘭國」(IS)有誤導之嫌,因為從蓋達(al Qaeda)演變而來的恐怖組織不是國家、更無法代表伊斯蘭文明,因此堅持和阿拉伯人一樣、採用阿拉伯語縮寫“Daesh”指稱這個組織。
咬文嚼字反映法國對於族群和宗教的小心翼翼。然而,現實中的文化心牆依然難以跨越,謹慎的迴避像是在掩蓋無形界線。
就在三十歲生日前幾天,穆斯塔法伊(Omar Ismail Mostefai)引爆身上炸彈,要與巴塔克蘭(Bataclan)音樂廳裡隨著美國樂團「死亡金屬之鷹」(Eagles of Death Metal)搖滾樂起舞的聽眾同歸於盡。
調查人員根據一截斷指的指紋,確定了他的身分。穆斯塔法伊的父親來自前法屬殖民地阿爾及利亞,母親是改信伊斯蘭教的葡萄牙人。
與先前犯下《查理週刊》襲擊案的穆斯林兄弟居住的貧民區不同,穆斯塔法伊最後留有住所紀錄的夏特雷(Chartres)。這是距離巴黎約一百公里的小鎮,有著優美的城堡遺跡、街道齊整乾淨。

【放眼天下】巴黎恐怖攻擊 第三次大戰開打?

二○○七年遷居至此後,穆斯塔法伊當起快餐外送員,但被警方發現沒有駕照後,從此失業。一份秘密檔案顯示,○九年他被列入S等級,「不是高度危險,但有激進傾向。」
後來他落腳市政府提供的社會住宅,當地人稱那區塊是「小阿拉伯」。市長葛爾格(Jean Pierre Gorges)記得他,「事實上,是我在幫他繳房租。」接著是個大哉問:「早知道他是個小混混,可是和他一樣的人很多,誰知道何時該介入?」穆斯塔法伊的前科累累,從十三歲就偷竊,但都是不需入獄的罪行。

夢想找到祖國,﹁但法國不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