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報告】司改大拜拜是大違憲、大侵權

最近有兩大改革會議吵得相當火爆,一是年金改革,一是司法改革。
前者不只嘴上吵得兇,被改革者最近更包圍立法院,推打前去開會的立委、參與其他會議的官員,桃園市長鄭文燦就被打到兩根肋骨骨折。
後者雖沒上演全武行,但也好不到哪去,擔任國是會議委員的刑事法權威林鈺雄教授就開了退席第一槍,他說:「既然改變不了結果,起碼不能當共犯。」
本期《新新聞》封面故事專訪林鈺雄,透過他親身的觀察與體驗,細說司改國是會議的發展,為何已恐怖到讓人可能變「共犯」的原因。林鈺雄擔任國是委員後就不斷呼籲司改要重視民眾感受,但他發現,民眾最關心的死刑及食安議題都被籌委刪掉不討論了,而會議主席面對質疑時,竟以「沒人提案,都是謠言」來回應。
【編輯室報告】司改大拜拜是大違憲、大侵權
攝影◎柯承惠
另一個讓林鈺雄不得不退席的原因是「定位」問題。林鈺雄多次詢問國是會議的定位,但籌委會主席瞿海源的解釋是「比諮詢多一點點」,這多一點點就是林鈺雄完全不能接受的重點。他擔心違憲,認為不該有個體制外的單位侵害立法權,國是會議應該是總統府或司法行政首長的諮詢單位,甚至只是「諮詢的諮詢」,沒想到籌委會主席的想法是比諮詢多一點,而總統蔡英文又一直不給任何答案。
司改國是會議、年金改革會議以及今年三月開始的全國文化會議,推動時都曾被質疑是與會者一人發表幾分鐘意見的大拜拜活動,而主辦單位則都強調絕非大拜拜,同時提幾個四字口訣,如由下而上、擴大參與、公開透明、疑聚共識,但實質上就是體制外的運作,也有人批評是中國式文革的搞法。如今林鈺雄對司改國是會議開的第一槍,希望打醒的不只司改這場大拜拜,也能讓其他大拜拜活動回歸問題的本質。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573期〉goo.gl/1zwkim

【編輯室報告】司改大拜拜是大違憲、大侵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