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礦工之子賴清德:路必須有人開,躲也不是辦法 新新聞大調查》台南奪下最有價值縣市

秉著醫生救人的使命,賴清德踏上了從政之路,不走激昂悲憤路線的他,用務實、不打高空的政見,不但鞏固了台南人的心,更吸引了新移民、電子大廠、國際級觀光飯店,也為台南奪下二○一三年最有價值縣市。

一九八六年的夏天,台鐵火車例行停靠台南站,一位年輕的小夥子,與成大的學生一起走出後站,迎面而來的大學路,左手邊就是成功大學光復校區。
午後的街道熙來攘往,熾烈的陽光,照在扛著幾袋行李的背脊上。他徒步往學校方向走去,「台南,其實也滿熱鬧的啊。」從建中到台大,在台北住了七年,這是小夥子對台南的第一印象。
當年到台南準備就讀成大學士後醫學系的他,正是現任台南市長賴清德。
「醫學分三層次,第一層是公共衛生,第二層是疾病治療,第三層是復健醫學……。」賴清德想從復健、再跨越到疾病治療的範疇,基礎教育告訴他,「醫學是讓生命增長歲月,復健則是讓歲月增長生命。」這看似有點繞口,非醫學科系的人,不見得分得清生命與歲月的差別,然而對賴清德而言,他的人生已標示著清楚的未來。

他的醫師性格

體內血液反壓迫、惜生命天性

他是礦工的兒子,父親在煤礦災變中早逝,母親辛苦撫養六名子女,從萬里的偏鄉學校,努力在高中及大學考取第一志願,更被家人期待能當醫生。在賴清德的想法,拿到成大的醫學文憑,就要回北部開業;但是,在戒嚴時期學生時代的他,就會偷偷看蔣渭水、賴和的書籍,應該就注定此生將與政治結緣。
如果說,賴清德當年考上的不是成大,而是台北、台中或高雄的學校,他絕不會走到現在當直轄市長,台南與賴清德,是命運的結合。畢竟,台南在日治時期,就是人文薈萃之地,更是「醫師」的養成所;醫師在台南獲得的尊重,以及高於一般階級的社會地位,遠超過台灣任何一個縣市。
說來奇怪,成大畢業後,賴清德沒有立即回北部開業,他選擇留在學校擔任主治醫師兼教授,更一路做到總醫師。外界認為,一九九四年首次省長民選,賴清德獲聘擔任陳定南台南競選總部「醫師後援會」總召集人;但實際上,賴清德只是中西區的醫師後援會會長,上面還有更資深的醫師,主導選戰後勤支援。

若說那是賴清德踏入政壇的關鍵,其實也不盡然,只是,從那時起,就有不少同業前輩,遊說賴清德認真考慮投入政治改革,並從參選民代開始。
不過,這與他的志向,卻是截然不同的兩條路。但醫生是救人,從政也是在救人,只是位置不一樣。
或許醫師與生俱來反政權、反壓迫、惜生命的天性,而且在「二二八事件」時,不少台南醫師仕紳被逮捕、拘禁或是失蹤,他們因政治迫害而被人們更加敬重,讓「醫生」成為社會的良心,這個傳統觀念,一直延續到現在。賴清德在這個對醫生有高度景仰的土壤裡滋長,相得益彰,一九九六年國大選舉,他高票當選。
「能做一個讓自己血液會熱的人也不錯,」賴清德對投身政治,下了如此註解。「但說真的,當我還是年輕小子,初到台南時,並沒有預料自己的人生會是如此。」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