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納部落 石板屋裡的咖啡香

2009年莫拉克颱風重創中南部山區,沖毀了溫泉民宿,位在高雄茂林的原住民魯凱族多納部落,也頓失經濟收入的來源。
在城市工作、但心繫原鄉的Isamu與Mege夫婦,看見原住民種植中、高海拔咖啡樹的優勢,指導年長族人用自然農法栽種,以「多納咖啡」的品牌打出名號,為部落老人家的生計,找到新的出路。

多納部落 石板屋裡的咖啡香

世界上有兩種越境過冬的蝴蝶,分別是墨西哥的帝王蝶,以及台灣的紫斑蝶。地處高雄、屏東交界的茂林山區,每年11月至隔年3月,上百萬隻紫斑蝶從東北部集體來此過冬,滿山紫蝶翻飛的景象非常壯觀,這裡因而被稱作「紫斑蝶的故鄉」。
再往茂林深山前進,那裡的原住民魯凱族多納部落,則是黑米祭與石板屋的故鄉。2009年莫拉克颱風肆虐,洪水挾帶土石流,封掉了山谷邊的多納溫泉,也斬斷了當地居民經營民宿的觀光收益。
失去溫泉之後,1972年次的女性魯凱族人Mege與排灣族丈夫Isamu不斷思考:「老人家以後要靠什麼?我們還可以幫部落做些什麼?」
被稱作「黑金」的咖啡,給了他們肯定的答案。

海拔高度的優勢
Mege的本職是在屏東教書的國中老師,Isamu是警官,都是部落裡有想法的年輕人,兩人為了工作與小孩就學,上班日住屏東,但周末一定回到多納幫忙。莫拉克風災前一年,他們在部落蓋了一間石板屋,主要用意是要保存傳統石板屋的原貌,並當作原住民手工藝品的展售空間。
同時,因為自家種有200棵咖啡樹,所以他們也玩票性地兼賣咖啡。Mege的父親與丈夫的原住民名字都叫Isamu,夫妻倆取其發音,將這間獨特的石板屋咖啡館命名為「一山沐」。
莫拉克風災過後,他們決定推動咖啡成為多納的產業,一山沐成為部落的咖啡教室,以及向族人收購咖啡生果的集貨點。
「小時候走路上學,都得穿過一大片咖啡森林,」Mege描述部落曾經遍植咖啡樹的盛況。
她說,多納幾十年前種下的咖啡樹都還在,只要移植、育苗、重新再種,3年後即可採收果實,很快就能看到實質的經濟效益,這一點,對部落老人家很有說服力。
此外也考量咖啡消費市場大、飲用人口年齡層廣,以及多納部落身處500~1,200公尺中、高海拔山區,遠比平地適合種植,且採無毒農法栽種,對消費者來說更是一大誘因。Mege高齡73歲的父親也說,海拔700公尺左右的高度最適合咖啡樹生長,烘出的豆子最多人買。
「如果要選出原住民可以跟漢人競爭的優勢農作物,咖啡肯定是其中之一,」Mege斬釘截鐵地說。

多納部落 石板屋裡的咖啡香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