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世島嶼摩洛泰,蟄伏新生

距離台灣航程3小時之外的印尼摩洛泰島,碧海藍天,純樸寧靜,是一處未經開發的翠綠島嶼。
一年多前,台灣、印尼政府攜手合作為摩洛泰打造未來願景。曾經遺世獨立的摩洛泰,將利用島上天然而豐富的資源,成為運轉印尼的樞紐之島。

遺世島嶼摩洛泰,蟄伏新生

經由印尼北摩鹿省香料重鎮Ternate,快艇一路穿越鄰近週遭島嶼,駛向印尼最北端的摩洛泰島。遠方的簡易船塢依稀可見零星的舢舨停泊。
11月進入雨季後,大雨洗刷著面積達2,400平方公里的摩洛泰島。傍晚時分涼風徐徐,茅草、磚瓦、木材搭建的平房前,孩童們正在門庭嬉戲,一旁燒煮食物的爐火炊煙裊裊。
距離港邊不遠處的市集,小販揮著手臂驅趕蒼蠅,兜售著零星魚撈、蔬菜。島民騎著摩托車,疾駛過不久前新鋪設的平整道路,前來採買。

海上遺世獨立的翡翠小島
轉眼間,沿海的珊瑚礁岸與翠綠的椰子林遁入漆黑,屋裡一盞盞燈光亮起,新設的6,000萬瓦小型太陽能電廠,是島上六萬多名居民的用電來源。
去年剛落成的鄰海渡假小木屋,傳來卡啦OK的歌唱聲。啪一聲,備用發電機嗡嗡響起,對居民來說,停電已是司空見慣的現象。今晚,摩洛泰又將重回闃靜。
遠離喧鬧紛雜的雅加達,每日僅有一班航班飛抵的摩洛泰,顯得遺世獨立。但六十多年前,這座純樸僻靜的島嶼曾占據著重要的戰略位置。
面積約台灣1/15的摩洛泰,因地處菲律賓、印尼之間的戰略要塞,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曾是美日雙方駁火的戰場。日軍曾在此興建機場,盟軍統帥麥克‧阿瑟將軍也將摩洛泰島作為「跳島戰略」的要塞。1944年盟軍成功攻克日軍後,麥克‧阿瑟將軍也曾親臨此地,隨後更被盟軍視為太平洋戰爭獲勝的關鍵。
至今,有關二戰期間的軼事仍流傳島上。位於摩洛泰西側的Air Kaca湖,即是麥克‧阿瑟登陸後,闢來取水洗澡之處;另有一說,此湖是當年麥克‧阿瑟為登陸島上,命盟軍趁著夜色昏暗鑿建的秘密通道。
摩洛泰與台灣也很有淵源。二戰期間,台東阿美族人李光輝被日軍徵召赴南洋作戰,登陸摩洛泰島。因戰事激烈,李光輝藏匿叢林與日軍失聯。他在島上娶了當地女子,過著與世無爭的原始生活,就像流落孤島的魯賓遜一樣。直到1974年經村民發現通報,與世隔絕31年的李光輝才重返台灣。
沿著環島公路一路向前,島上的烽火痕跡映入眼簾。摩洛泰縣政府在蜿蜒的道路盡頭,豎起李光輝的銅像;二戰博物館內,陳列著銹蝕的子彈、機關槍。前方由麥克‧阿瑟打造的7條機場跑道,已從荒煙漫草中,重見天日。

遺世島嶼摩洛泰,蟄伏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