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領養科學實驗狗 米格魯重享幸福

她說,就算重複實驗,根據《動保法》規定,做完實驗的動物,應待其完全恢復生理功能後,才能再次參與實驗,如此,可降低因動物健康狀態對後續實驗準確性的影響。
至於Snoopy與7隻實驗用米格魯在記者會上表情呆滯、怕生,對此,方美佐表示,在標準化的人道飼育環境下,不應出現類似的狀況,推測也許是四周的陌生環境嚇著了牠們。
她說,通常實驗前會對實驗犬施以配合打針、採血的行為訓練,以防止犬隻因不必要的掙扎而受傷,但基本上每隻動物仍保有自己的個性。以國防醫學院動物房的米格魯為例,活動時間有些狗會撲到獸醫腿上與人玩樂,但也有幾隻比較文靜,不主動與人接觸。
對於8隻8歲的米格魯出現過度溫馴的行為,國家實驗研究院動物中心企劃推廣組組長秦咸靜推測牠們恐怕已被過度實驗,因此才會過度習慣任人操作。
她表示,標準化的實驗動物有年齡的限制,除非年齡與健康許可,否則不太可能會有米格魯在實驗室養8年。
國際上對實驗動物的最終處置方式是進行安樂死,但由於狗也是人類親密的陪伴動物,因此這次8隻實驗用米格魯被釋出,也引發收養是否比安樂死更符合動物福祉的討論。

「尊嚴」是起碼的要求
國際上已有多起領養實驗狗的例子。例如美國動保人士2010年發起的「米格魯自由計畫」,2011年把西班牙實驗室釋出的40隻米格魯,成功地運回美國徵求收養。
在台灣,《動保法》並沒有強制須對實驗後仍健康的動物安樂死,因此,實驗機構執行的做法並不一致。
例如,國防醫學院動物中心主任方美佐表示,實驗者大多優先考慮使用做完其它實驗後仍健康的狗,以減少動物使用量;也有實驗計畫主持人自掏腰包,把從實驗除役的健康米格魯寄養在動物房,並開放認養,認養者多為校內教職員的親友。
國研院動物中心企劃推廣組組長秦咸靜則認為,開放認養實驗動物,不見得是最符合動物福祉的作法,除非搭配完善的認養配套措施,才能確保動物流向及收養家庭品質;再者,實驗動物或多或少接受過實驗操作,可能影響行為及和人的互動,收養家庭若無法照顧,對動物反而造成二次傷害。
她強調,人道安樂死的目的是要終結實驗動物的痛苦,因此,考量動物健康狀況及後續認養的風險,「做完實驗後,讓牠走,其實是不得己,但目前可能是對動物最好的選擇。」
不過,站在生命教育的立場,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認為,對於健康的實驗動物,不應放棄收養的機會。她建議政府加速建立實驗動物的安養與認養計畫,要求實驗機構除了填報動物安樂死的數量,也須公告還有多少健康的實驗動物,可透過動保團體徵求收養家庭。

老外領養科學實驗狗 米格魯重享幸福

根據農委會委託中華實驗動物學會所做的統計報告,扣除實驗動物自然死亡及實驗中死亡不算,2011年共約60萬隻實驗動物最終接受安樂死,其中,狗147隻,貓96隻,兔子九千多隻。
「動物年紀越長、智能越高,道德爭議也越大。」安樂死與收養之間的選擇,視個案而異,針對這道難題,秦咸靜認為目前無解。
Snoopy曾是一隻實驗犬,領養人柏大君夫婦已做好照顧牠餘生的準備。「如果動物實驗是必要的,那麼,就用尊嚴的方式對待牠們吧,」柏大君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