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文學新藍海 橋梁書

如果說,繪本是現階段兒童文學出版的大宗,那麼,橋梁書就是兒童文學近年出現的新藍海。
當孩子看完《好餓的毛毛蟲》、《小房子》……等世界繪本名著,接著迎面而來的就是長篇翻譯小說《哈利波特》,姑且不論這些都是外來的翻譯文學,光是從圖像到大量文字的大躍進,就讓人覺得有難以跨越的鴻溝。
橋梁書,就是一道銜接圖像閱讀與文字閱讀、培養兒童獨立閱讀能力的橋梁。此類型書的圖文比例翻轉,縮減插圖篇幅,增加文字量,讓孩子在循序漸進中培養文字閱讀能力。
讓我們一起上橋看看台灣原創兒童文學風景。

曾經對橋梁書做過研究的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兼任助理教授陳玉金指出,近年台灣童書出版社紛紛針對中、低年級兒童,推出「文字量與難度高於繪本,又經過特別設計,使孩子讀起來不吃力或沒興趣,並搭配精美插圖」的類型書,名之為「橋梁書」。

圖像跨越文字之橋

橋梁書內容多以生活為題材,文體則包羅萬象,舉凡散文、短篇小說、傳統故事等題材,都能以橋梁書的方式呈現。
陳玉金指出,早期台灣兒童讀物中,其實不乏橋梁書的型態,只是數量少,也沒有大張旗鼓地對外宣傳其目的,並未引起市場的關注。

兒童文學新藍海 橋梁書
誠品信義兒童館各類型兒童讀物齊備,橋梁書在其中自成一格。
相對地,兒童繪本在出版社大量引進翻譯圖畫書,以及校園故事媽媽們藉用圖畫書來說故事的推波助瀾下,繪本大行其道,年產量也大增。
兒童文學工作者林哲璋指出,學校喜歡引進繪本,一來容易衝閱讀冊數,讓學生快速累積成就感,二來也方便故事媽媽拿著繪本講故事,孩子看圖,大人說故事。
但一段時間後發現,台灣學生閱讀量大增,但參加國際閱讀測驗的成績卻不突出,因而引發各界討論。有人懷疑太強調圖像閱讀,為了要讓圖畫講故事的結果,導致文字退縮到只剩下表淺的文句, 兒童文字閱讀能力也隨之大退縮。
養成兒童圖像閱讀習慣,是否會導致孩子對於文字閱讀缺乏興趣?此一問題目前尚無定論,不過介於圖畫書與全文字書之間的「橋梁書」概念已異軍突起,成為童書另一個有待填補的藍海。

文圖1+1>2
林哲璋認為,與無國界的繪本相比,文字占比達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橋梁書,反倒給予本土兒童文學作家較大的揮灑空間。
「兒童尚無世界觀,接觸外國題材有隔閡,而且各地方的語言、文字有其社會背景與特色,翻譯語言無法把文化背景、文字的韻律及修辭準確翻譯過來。」林哲璋說。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