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尋難覓,台灣野生蘭

總是在人跡罕至的幽谷或昏暗森林,野生蘭靜靜開花,吸引昆蟲降落在它的唇瓣。
2011年林試所的公告:雅美萬代蘭、桃紅蝴蝶蘭重現芳蹤。
雅美萬代蘭是林試所蘭花專家鐘詩文博士發現的,它是台灣唯一的萬代蘭類植物,在蘭嶼南部森林中,曾經族群繁茂,卻因為商業利益,被近乎抄家滅族的採集,消失了四十多年,桃紅蝴蝶蘭更是80年來無人得見其蹤。
鐘詩文與研究團隊尋找雅美萬代蘭多年,終於在蘭嶼一處百公尺高的垂直峭壁,發現數十株開花的成株,種源之所以得以保留,全因它生長在無人能及的所在。遇見雅美萬代蘭的那一刻,鐘詩文充分體認「天道酬勤」的意義。
桃紅蝴蝶蘭則是屏東科技大學葉慶龍教授與自然攝影家洪信介在無人居住的小蘭嶼發現,要抵達這裡並不容易,除了必須搭漁船穿過一道黑潮惡水,因為沒有碼頭,還得要游泳三、四十公尺,再手腳並用爬上火成岩峭壁。
難尋難覓,台灣野生蘭
半路出家的林維明,憑著一腔熱血,從台灣到 泰北,四處追尋野生蘭花。(林維明提供)
難尋難覓,台灣野生蘭
林試所蘭花專家鐘詩文不辭辛勞尋覓蘭蹤, 體認「天道酬勤」的道理。

熱血追蘭
「稀有種的蘭花也不是認真尋找就找得到,」鐘詩文說「還要看老天給不給運氣」。
《台灣野生蘭:賞蘭大圖鑑》作者林維明有幾次經驗,其中一次是颱風過後,朋友在烏來山區撿到一截倒木,帶回來給他,養了一陣後,附生倒木上的蘭花開了,林維明一看,竟是七、八十年來無人得見的心唇金釵蘭,「我看過台大出版的植物誌中的線描圖,所以認得。」
從卡保山採集回來的羊耳蒜也一樣,以為是平常的羊耳蒜,開花之後才發覺是失傳已久的白花羊耳蒜。至於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維明豆蘭」,則是2004年,在雨霧交雜的南橫公路上,海拔1,800公尺的原始闊葉林中發現,「因為觀察到植株有異,於是採集了幾段攜回栽培。」隔年在台灣蘭科植物分類學家林讚標教授鑑定下,確認是白毛捲瓣蘭的變種。
林維明原來應該待在氣象局,卻半路出家,憑著一股熱血追尋野生蘭花,從台灣到泰北,忽忽二十多年終不悔;鐘詩文則從大學時代就是「蘭花狂」,爾後一步步踏入植物分類學研究,他們為蘭花付出無以數算的血汗,在陰濕險域見證大自然的奧妙,同時留下可以按圖索驥的《台灣野生蘭圖鑑》,補足書市的空白。

難尋難覓,台灣野生蘭
難尋難覓,台灣野生蘭
桃紅蝴蝶蘭(上)與雅美萬代蘭(下) 在野地消失幾十年後,雙雙在2011年重現芳蹤。
大樹出版社2003年出版的林維明《台灣野生蘭:野外賞蘭大圖鑑》,記錄了野生蘭一百多種,這是作者在3年內來回山區150趟的成果。到2006年,《台灣野生蘭》擴充為《台灣野生蘭賞蘭大圖鑑》上中下三冊,介紹280種台灣野生蘭。2014年林維明以英文撰寫,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出版的《The Wild Orchids of Taiwan》,則介紹了至2012年為止,台灣原生蘭花428種。
2008年林務局與台灣植物分類學會共同出版林試所鐘詩文博士《台灣野生蘭》上下兩冊,書中蒐集362種與變種野生蘭資料,以全記錄暨全生態照片呈現的野生蘭圖鑑,這是台灣第一本。2015年,貓頭鷹出版以《台灣野生蘭》為基礎,重新編輯,推出《台灣野生蘭圖誌》,鐘詩文的記錄已經增加到409種,2016年他接續推出《台灣原生植物全圖鑑》,全書共計八卷,預計一年之內出齊,所記錄的4,700種台灣原生植物中,包括野生蘭469種。
難尋難覓,台灣野生蘭
2014年林維明以英文介紹428種 台灣原生蘭花,由辜嚴倬雲植物 保種中心出版。(金宏澔攝)

蘭花何以迷人?
植物界中,蘭花科是演化程度最高者,不同於一般開花植物的雄蕊與雌蕊分生,蘭科植物的花藥(雄蕊)柱頭(雌蕊)合體為一柱狀物,稱為蕊柱,花粉呈塊狀著生於蕊柱的先端,這是蘭科特有的構造,也是辨識的主要特徵,「三片花萼、三枚花瓣,一個蕊柱,單單靠著這簡單的三要素,就演繹出令人驚奇的繁複花姿。」鐘詩文說明蘭花之所以魅力無敵的理由。
「令人驚奇的繁複花姿」包括了壺狀、拖鞋、蜜蜂、蜘蛛、捲曲的緞帶、鴨子的輪廓……等等,各種超越想像的奇幻外觀。
理論上,野生蘭它應該無所不在,隨處可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