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飲精釀 風味飄舞杯觥間

以「穀雨」起始,由書法名家吳鳴所寫下的書法,為創立不到2年的「啤酒頭」二十四節氣啤酒系列揭開序幕。
緊接上場的,「立夏」、「夏至」、「大暑」……,伴隨炎熱的夏天到來。由宋培弘、段淵傑與葉奕辰3位釀酒師以傳統的二十四節氣發想,釀製出搭配歲時節令、四季皆可喝的款款啤酒。
2015年5月,在傳統啤酒旺季到來時,籌備近一年的「啤酒頭」,決定一連推出「穀雨」與「立夏」兩款啤酒,結合歐美啤酒風格與在地傳統,精釀台灣本土好啤酒。

跟著節氣喝啤酒
源自傳統二十四節氣的命名方式,不僅暗藏宋培弘、段淵傑與葉奕辰3位年輕釀酒師期待打破「啤酒只有夏天能喝」的刻板印象,還希望人們將嘴裡的啤酒一飲而盡時,感受最熟悉的台灣在地味。
於是,啤酒頭首款的創業代表作「穀雨」啤酒,便添入了台灣烏龍茶,以茶入酒。
排序在清明之後的節氣「穀雨」,此時雨水增加,大地滋長,因而出現「穀雨始,萬物生」之諺。四月穀雨後,亦進入西湖龍井採茶期,採收的茶葉被稱之為「雨前茶」。比起其他節氣,「穀雨」如此與茶貼近。因此,宋培弘和二位夥伴以此發想,將春收的台灣烏龍茶搭配比利時淺色愛爾啤酒,釀造出「穀雨」茶啤酒。

酒飲精釀 風味飄舞杯觥間
酒飲精釀 風味飄舞杯觥間
由宋培弘、段淵傑與葉奕辰3位釀酒師以傳統的二十四節氣發想,釀製出搭配歲時節令、四季皆可喝的款款啤酒。(林旻萱攝)
而代表夏日節氣「大暑」、「小暑」酒款,在宋培弘的形容裡,則是時隔一年才陸續推出的「雙胞胎」。
在歐美飲酒習慣中,燠熱的天氣,除了慣飲小麥酒,也喜愛帶有一絲苦味的印度淺色愛爾啤酒。印度淺色愛爾啤酒由於啤酒花的成分,風味時常香、苦相伴,若拿捏失準,味道就會變得苦澀難當,「猶如懸崖邊上的平衡」,宋培弘解釋。這款充滿衝突美感的啤酒風格,高度受到喜愛。
傳統釀造印度淺色愛爾啤酒的技法中會利用啤酒花,堆疊出花香、水果香氣,而在大暑將部分啤酒花置換為彰化花壇的茉莉花。一入口,嘴裡就有甜香散溢。
一年後,啤酒頭繼大暑後,再度推出「輕盈版大暑」的「小暑」,風味雖然不脫大暑的基調,酒精濃度卻足足下降了許多。「大暑、小暑」系列作品是源自國外「section」的飲酒概念。原本意指不同時段品飲不同的酒款,而後為酒廠延伸為在不同時節、節令搭配飲酒之意。「小暑」的誕生,即有此意。
酒飲精釀 風味飄舞杯觥間
「小寒」到來時,啤酒頭選上歐美冬季常喝的英式司陶特啤酒(stout),再搭配屏東的可可豆,釀造出融合東西「啤」性的酒款。

小得盈滿,溫潤香甜
時節轉入夏天,啤酒頭為夏季的第二個節氣「小滿」配上了比利時淺色啤酒加冬瓜磚的組合。
吳澄所著《月令七十二後集解》對小滿的描述是「四月中,小滿者,物至此小得盈滿。」意味進入夏天,氣候轉趨炎熱,稻作結穗,農作日漸飽滿,卻未成熟。「小滿」的到來,充滿市井小民、農村莊稼對未來收穫的雀躍與企盼。
截其喻意、字形,啤酒頭構想中的「小滿」是一款溫潤、貼近群眾的啤酒。因此,啤酒頭選中比利時淺色啤酒作為基底,還加入台灣才有的冬瓜磚。
比利時的釀酒傳統向來有加入糖分的習慣,早年交通不便,釀酒師只能就地取材,常見的甜菜糖,便成為比利時啤酒甜味的來源。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