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工旅人鑄精技 藝術揚外交──阮文盟世界巡迴展藝

青年時期就開始長年旅居非洲、歐洲的生涯,金工旅人阮文盟從台灣學院派雕塑的基礎開始,史瓦濟蘭為他開拓了一扇世界之窗,德國時期奠下穩健的金工及珠寶基礎,個人風格鮮明,融合多元文化內涵,不但連結與世界間金工雕塑的當代藝術,更默默為台灣的國民外交奉獻心力。
金工旅人鑄精技 藝術揚外交──阮文盟世界巡迴展藝
阮文盟是金工旅人,也是民間版外交官,默默以藝術創作實力,在世界各地展現「愛台灣」之心。(林格立攝)
台灣的珠寶金工界絕不會忘記2012年6月到9月,黃金博物館的一檔展覽──德國當代金工大展。
展品當中有一百多件來自德國普福爾茨海姆珠寶博物館的珍貴館藏。普福爾茨海姆為德國著名的珠寶黃金城,珠寶及鐘錶製作歷史超過三百年,珠寶金工的收藏及專業堪稱全球之最,而促成這檔展覽的正是人稱「快樂金工大師」的藝術家阮文盟。
金工旅人鑄精技 藝術揚外交──阮文盟世界巡迴展藝
神秘西非 20×12×30.5 黑花崗,黃銅,烏心木,瑪瑙,925銀2014
金工旅人鑄精技 藝術揚外交──阮文盟世界巡迴展藝
首飾 41.5×14×40 黃銅,翡翠2016

民間版外交官
從史瓦濟蘭到德國,從青春正盛的21歲到64歲的現在,他入學德國維茲堡技職學校後,陸續在專業領域上進修精進而讀了15年的書,獲得甲等證照,「一覺得有不足,就去找課程上」,期間當過5家珠寶公司設計總監,也曾經是德國中法蘭克區珠寶金銀細工及珠寶公會理事長。他可以為了一個光學上的問題,提著公事包去敲高級科學院的門,為了精進寶石磨功飛深圳,10年之間來來去去。有一段時間回台灣陪伴生病的母親,到輔大應用美術系任教,並參與台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鶯歌多媒材研發分館的改造。因為他,很多德國人不再台灣、泰國夾纏分不清,進而對台灣文化產生好奇和興趣,並展開積極交流。在這數十年世界巡迴的履歷,渾然成熟而豐富的閱歷,為台灣爭取曝光與能見度,他其實是位相當稱職的民間版外交官。
金工旅人鑄精技 藝術揚外交──阮文盟世界巡迴展藝
阮文盟的外交使命,始於1976年受國家徵召參加史瓦濟蘭手工藝技術團。
是怎樣的性格加上命運把阮文盟帶到德國呢?
人生的際遇,有必然也有偶然,主觀與客觀條件也時而變動、日換星移。阮文盟畢業於國立藝專雕塑科,他的藝術天賦強烈到在13歲那年,休學去報名台北職訓局的設計課程,印刷、排鉛字、畫設計圖……,樣樣都學,對他來說,學校的課本加起來都比不上一本1973年出版的張心洽《珠寶世界》。
張心洽先生,台灣第一位開發銀行家,曾國藩後人,同時還是中華民國第一個取得GIA美國寶石協會文憑的人,寫了台灣第一本寶石學《珠寶世界》,把種子種進了孩子的心靈。
藝術,是阮文盟很清楚的人生方向,至於要創作怎樣的藝術,會走到哪裡,他沒有預設的能力,只是放開自己一步一步的去探索。
金工旅人鑄精技 藝術揚外交──阮文盟世界巡迴展藝
黃金亞熱帶 4.7×1.7×3.9 925銀,750K 黃2003
金工旅人鑄精技 藝術揚外交──阮文盟世界巡迴展藝
亞熱帶花園 4.2×2.1×2.6 藍鋼玉星石,鑽石,750K 黃,750K 白 1998
金工旅人鑄精技 藝術揚外交──阮文盟世界巡迴展藝
原始過客 11×4×20 銀,黃銅,紅銅2007
金工旅人鑄精技 藝術揚外交──阮文盟世界巡迴展藝
生命種子 162×130 金屬粉末,漆 2007
藝專(現為台灣藝術大學)的雕塑科為阮文盟打下紮實的立體透視基礎,「我發現立體比平面有趣,而且深奧」,他沒想到的是,畢業後立刻被國家徵召,成為海外技術合作委員會(簡稱海合會,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前身)手工藝技術團最年少的一員,遠去史瓦濟蘭教授木雕,當時負責協調外交部與海合會的人就是「非洲先生」楊西崑,阮文盟與台灣外交體系淵遠流長的關係也從這裡開始。
「如果沒有到德國念書,我可能進外交部工作喔」,他說。不過這個「可能」微乎其微,阮文盟自認缺乏公務員循規蹈矩的體質以及外交官員必須有的嚴肅,作為藝術家的他很有自知之明,但他自始至今無論教學、創作、展覽的所有藝術作為,都是在為台灣作國民外交。
金工旅人鑄精技 藝術揚外交──阮文盟世界巡迴展藝
2009年中德文化經濟協會參加台德友好協會 — 竹友會活動(台灣週活動),協會韓宜靜理事長(左一)、阮文盟副理事長(右二)及林智信理事(右一)等一行人受邀參加致賀,並簽訂雙方友好協議,當時與駐德代表魏武煉(左二)於漢堡市政府廳合影。阮文盟並受邀於漢堡Elbchaussee藝廊展覽及演講。

藝術生命開啟 風格跨界多樣
史瓦濟蘭,那是阮文盟與台灣以外世界的初次接觸,一場文化式的震撼教育正面襲來,而木雕工廠裡另有陶瓷與寶石,所以在當時他教學但也學習,學會了用另一個視角看世界,學會基本的磨寶石,而磨寶石激發了他的潛能,學習慾望熊熊燃燒,因此決定到德國繼續讀書深造。
為什麼是德國而不是人人都去的美國?「啊就剛好有認識了德國人」,阮文盟玩笑的回答,他擅長用說笑的方式回答嚴肅的問題,但每個說說笑笑背後其實都蘊藏深意,「是好奇,因為對未知知識的好奇,我知道去那裡一定可以學到很多東西。」這是他選擇進入德國技職學校的理由。
那是一段辛苦至極的日子,德文的金工和寶石學猶如天書,「每一個單字都要查」,阮文盟一邊在學校學習理論,一邊在珠寶店體驗實務,這就是德國的雙導制教育,當然他不知道四十多年後在台灣故鄉,自己會成為見證德國技職教育的「活教材」。
金工旅人鑄精技 藝術揚外交──阮文盟世界巡迴展藝
幻象巴黎 26×20×35 瑪瑙,黃銅2014
金工旅人鑄精技 藝術揚外交──阮文盟世界巡迴展藝
形色對話 150×150 金屬粉末,漆 2007
「要拚出人頭地、比德國人厲害,就要比他們更用功。」學校天天考試,阮文盟就用功、用功、再用功,忘記了自己的臉孔是黃皮膚的,只有打電話回台灣時才講台語,他用盡全力融入德國社會,也飢渴的想要學習所有金工的知識和技術,這不但關乎藝術史和美學,還涉及材料、物理、化學、金工算學、心理學,甚至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支撐他的力量,除了旺盛的學習熱情,還有「讀不下去逃回台灣那就太沒面子了」的堅持,阮文盟又半開玩笑的回答了。
「我天生好學,在德國開竅,也在德國成長。」珠寶店的工作讓阮文盟確定自己可以是一個「設計商業珠寶的高手」,但這對他來說太缺乏挑戰,他真正魂牽夢繫的是自由自在的創作,利用各種寶石、各種金屬材料,透過多樣技法,前人用過或者自己發明的,把某種對自然的觀察和觀察所啟動的思維,以及流動的感情和思想具象化。〈首飾〉、〈人文肌理〉、〈黃金亞熱帶〉、〈山色幻影〉、〈生命種子〉、〈南島原鄉〉……等作品,2016年12月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的「超金工.後雕塑」個展,便成功地用金工的手法超越金工的界限,以雕塑之名解構了傳統雕塑的表現概念和形式,忠實表述他的創作理念──始於金工,又超越金工;名為雕塑,卻又是對雕塑的一種反思,定義的擴展;風格乃是德國的理性和極簡,卻不自覺的流露對台灣原鄉的思念,準確傳達了跨領域、跨文化、跨國界的多樣性格。
金工旅人鑄精技 藝術揚外交──阮文盟世界巡迴展藝
山門 25×22.5.23.5 黃銅,不锈鋼,紫水晶2016
金工旅人鑄精技 藝術揚外交──阮文盟世界巡迴展藝
阮文盟擔任黃金博物館「2012德國當代金工大展」策展人,時任館長蔡宗雄及組員於開展前赴德國金工學校拜訪。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