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池玻璃 回收玻璃的永續進行式

瑞士的洛桑管理學院把廢玻璃的回收再利用率,作為國家競爭力的指標之一,乃因為玻璃回收難度最高,回收價格低,因此一旦玻璃回收做得好,其它物料的回收一定也沒問題,春池玻璃董事長特助吳庭安開宗明義的解釋玻璃回收率背後所代表的意義。

台灣玻璃回收率居全球第二,僅次於瑞典。身為台灣最大的玻璃回收廠,春池玻璃一年的回收量約10萬噸,佔台灣回收玻璃的7成,減少的碳排放量也相當於蓋了500座大安森林公園。在回收毛利不高的狀況下,春池玻璃在近一甲子的年歲中,只投注在一件事上──專注回收,實踐循環經濟。

扭開噴火槍的開關,吳庭安將高達八百度的藍色火焰對準他新開發的綠建材「安新輕質節能磚」(以下簡稱「節能磚」),燒了幾分鐘,不見任何煙霧產生,節能磚的表面也沒有燒灼的痕跡,伸手觸摸磚的背面還是冰涼的,其防火、隔熱效果讓人嘖嘖稱奇。還記得吳庭安在某次報導中,打趣地說,有了節能磚,發生火災時,可以喝一杯咖啡再逃走。3月初,節能磚剛在新加坡完成4個小時的防火認證,這成績讓吳庭安的玩笑,升級成睡一場午覺再避難都來得及。

春池玻璃 回收玻璃的永續進行式
身為台灣最大的玻璃回收廠,春池玻璃一年的回收量約10萬噸,佔台灣回收玻璃的7成,減少的碳排放量也相當於蓋了500座大安森林公園。

回收玻璃毛利,被逼著要創新
從傳統的回收業,到研發出全球首創以面板玻璃廢料為原料的綠建材,春池玻璃近年的創意轉身讓人驚嘆連連。但從玻璃回收業,跨足到工業原料、科技建材、文化藝術與觀光工廠,「我們做創新其實是被大環境逼著走的。」吳庭安表示。
他的父親吳春池投入玻璃相關產業已經五十多年。13歲開始在玻璃工廠當學徒,了解製作玻璃的配方,後來轉經營廢玻璃回收。但玻璃回收的毛利很低,1公斤的回收價只有幾毛錢,不把規模做大,幾乎沒有利潤可言,吳春池從一台小車四處收集廢棄玻璃,慢慢擴大規模,成為今日全台最大的玻璃回收廠。
昔日回收的玻璃經過分類、分色及去雜質等程序後,再經機械磨碎及玻璃窯爐熔燒等製程,製成原物料賣給玻璃業者。但隨著企業的規模擴增,春池接收的玻璃種類越來越多,數量也呈倍數增加,庫存的風險也越高。「做回收,最大的壓力就是滯銷。」吳庭安舉例,十多年前,市場上容器玻璃的需求銳減,但回收端不能拒絕接收回收的容器玻璃,庫存成了壓力,吳春池那時就將廢棄的容器玻璃研發成「亮彩琉璃」的綠建材,為傳統抿石建築工法增添另一種建材,也幫廢棄玻璃創造新的市場。亮彩琉璃隔音佳、不沾塵且不吸水,不僅適用於建築,也被運用在藝術創作上,桃園機場第一航廈A7候機室廣幅的「台灣百嶽」圖,就是以亮彩琉璃施作的公共藝術。

春池玻璃 回收玻璃的永續進行式
用回收玻璃創作的玻璃藝品,藏著春池 50年來友善環境、永續資源的心意。


玻璃變身節能磚,綠建材身價翻倍
以創新成功度過第一次危機,下一回的風險卻隨之而來。台灣為3C生產大國,每年都有大量的面板玻璃廢料需回收。這類型的玻璃因製程中添加了氧化鋁、氧化矽,再製時熔點更高,更為耗能,回收後難以運用。吳庭安卻逆向思考,熔點高代表適合做為防火建材,他運用自己資源工程的專業,把學生時期已研究成功的發泡玻璃磚拿到工廠來試作;但量產規模不一樣,配方比例要重新調配,機台也要重新設計,幾經波折才量產成功。
吳庭安解釋發泡玻璃磚(節能磚)的原理,面板玻璃研磨成粉末後,混合水泥,再經過發泡的程序,使磚體內部形成蜂巢的孔狀結構;這些發泡後形成的孔洞,能阻絕熱源和聲音,跟保溫杯利用兩金屬間的真空阻絕熱傳導的概念相同。
節能磚具有防火、隔音、隔熱、環保、無毒、減震等6大特性,而且重量只有傳統磚的1/8重,單手即可拿起,極具市場潛力。吳庭安說:「我們的優勢是施工很快,比一般的磚作快4倍,可以減省人力。連工帶料,節能磚的成本比磚牆還便宜10%。」在勞力日趨昂貴的趨勢下,吳庭安看好自家產品的前景。其實,節能磚早在2014年就被交通大學「UNICODE」能源屋計畫團隊運用在「蘭花屋」的設計中,參加「歐洲永續建築十項全能大賽」(Solar Decathlon Europe),也協助團隊一舉取得輝煌戰績,成為台灣之光。
節能磚從2013年量產,已經通過台灣TAF耐燃一級及內政部防火二小時認證,也通過新加坡TUV兩小時防火認證及綠建材標章。吳庭安先以新加坡當主要市場,其位處亞熱帶氣候,是東南亞最先進的國家,對新建材的接受度也最高。如果節能磚能通過新加坡的法規,週邊的泰國、印尼、馬來西亞各國也會逐步跟進。節能磚在歐美市場的詢問度也頗高,吳庭安逐步布局,要讓春池的節能磚走向國際,讓世界見識台灣的回收創意。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