茹苦含辛廿年 山苦瓜的蛻變

明代《本草綱目》記載:「苦瓜,苦、寒、無毒,除邪熱,解勞乏,清心明目。」花蓮農改場歷經20年辛苦的田間試驗,育出「花蓮1至7號」品種,讓山苦瓜不只是餐桌上的一道配菜,在現代科技萃取、純化技術的助力下,由生技公司與有機農場開發出多樣機能性的保健食品,讓山苦瓜不只苦,而且補。

「這是今天的新娘子,你看『她』顏色最豔麗,花苞最黃,可以選她授粉。授粉後,明天開始慢慢長成苦瓜,15天後即可瓜熟蒂落。」
10月的秋老虎豔陽照著網室,高達30度溫度,讓網室變成名副其實的「溫室」,農委會花蓮區農業改良場(以下簡稱「花改場」)作物改良課副研究員全中和上班第一件事,就是來到他的秘密基地「採種圃」,為他的山苦瓜「母本」進行授粉與採種工作。

茹苦含辛廿年 山苦瓜的蛻變
花蓮農改場的採種圃內,有幾十種從全球蒐集來的苦瓜品種。(林格立攝)

世界無敵的苦瓜母本
全中和單手扶起一條鮮綠的藤蔓說著:「這是高雌花母本,是我們台灣的寶貝。」
一般的品種,一株苦瓜藤蔓開出的100朵花中,大約只會開出2至10朵雌花,即結2至10個果實;但這株經由自交純化超過5個世代的「高雌花性」的苦瓜藤蔓,100朵花中,卻可開出高達80~90朵雌花。
換算成產量,尊敬之心油然而生。因為原本一個產季每公頃約1公噸的產量,可以增加6至10公噸,產量大大提升,再看看此株珍貴的苦瓜藤蔓,眼睛也跟著發亮起來。

茹苦含辛廿年 山苦瓜的蛻變
山苦瓜可以切片做精力湯,可以烘乾做成苦瓜茶。

山苦瓜的前世今生
苦瓜在《本草綱目》裡又稱錦荔枝或癩葡萄。80年代花蓮山海產店提供野生山苦瓜炒鹹蛋、苦瓜鑲肉等料理,讓遊客嚐鮮。花蓮農改場1989年開始投入研究山苦瓜品種改良與栽培技術的改進,加上台灣農地愈來愈少,農民愈來愈老,研發出產量高、品種好的苦瓜,可以增加農民的收入。
全中和1996年開始進行苦瓜的育種,2005年起連著3年研發出的「花蓮苦瓜1、2、3號」,均是結果力強,並且針對小家庭食用的「中小果」,身長大約一支原子筆長,體重約160公克,大約只有白色大苦瓜三分之一的重量,在生鮮超市十分受歡迎。
「花蓮6號」則是2016年開發出的品種,「父母親」(即母本與公本)均是來自花蓮土生土長的苦瓜,這是全中和從1998年開始經過10年不斷的品系純化、篩選、雜交後才得到優良的品種,1.5個月的採收期,每公頃的產量可以達14公噸。
花蓮6號強調鮮果食用功能,果實呈現漸層的鮮綠,豔澤透亮,口感脆爽,略帶蘋果酸口感,稍微冰鎮後去除苦味,適合作為生食用的沙拉、精力湯等各式料理。
我們來到種植花蓮2號、6號的奇萊美地有機農場,總經理蔡志峰指出:「花改場育種的苦瓜產量相當高,採收期時,每週採收一次,例如2分地每天即可採收1公噸。我們目前有三十多公頃經過有機認證的農場,除了供應餐廳、超市,還有接受生技公司契作苦瓜,因為苦瓜必須經過無農藥殘留的檢測,才能做為保健與藥品的材料。」
蔡志峰所經營的立川漁場餐廳,是遊客來到花蓮摸蜆玩水的著名景點,餐廳即提供苦瓜茶與苦瓜冰沙,最識貨的是帶團的導遊,每次一下車先來一杯苦瓜冰沙,生津止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