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迴地景再想像 南方以南藝術計畫

傳聞有9個太陽的南迴,陽光終年熱辣。今(2018)年5月,由台東縣政府啟動的「南方以南——南迴藝術計畫」, 邀請到20位藝術家走進太麻里、金鋒、達仁、大武,藉饒富文化對話的藝術創作行動,標誌出南迴地景的座標,吸引人前往這片陌生的土地,探索島嶼之南,猶存在的另一南方。

狹長的南迴四鄉,混居著排灣、阿美、魯凱等原住民族,以及少數的閩客族群。地貌層層疊疊,民情、風俗、語言劇烈變換,每一個村落,都像具體而微的城國。
來自菲律賓、泰國、義大利、法國,以及台灣的海內外藝術家,一半經由台東縣政府公開徵選,另一半經由執行單位「山冶計畫」主動邀約,相繼踏入這一幅紋理繁複的風景,藉由一個月以上的長期駐點,與社區居民開展出深刻且持續性的對話,再投入個人創作。
面對不同族群的高度歧異,以及以排灣族為主的原民文化,策展人林怡華說:「包括我,都必須先放下策展的觀念;藝術家也必須放掉自己的創作主張,才能受到在地的影響、啟發。」這批作品,如同部落裡的小米,紮紮實實、「土生土長」。

南迴地景再想像 南方以南藝術計畫
〈陽台〉邱承宏/立體雕塑/台九線大武濱海公園海灘(莊坤儒攝)

20件作品,20座通往南迴的橋梁
雖然國內近年不乏商業色彩濃厚的大型節慶活動,也在短期內創造出可觀的經濟效益;或者有如日本越後妻有的「大地藝術祭」,將公共藝術視為催動地方發展的引擎,帶動地方觀光發展。
但林怡華認為,由於計畫的資金來源,來自於南迴道路拓寬計畫的回饋金,初衷便是希望回饋地方文化發展;加上在地過去罕見大型活動舉辦,更遑論藝術計畫。尤其,對於基礎建設仍待發展的偏鄉來說,並未準備好要迎接蜂擁而來的觀光人潮。
因此,打從計畫伊始,林怡華就不以商業效益作為主要考量。散落在人跡罕至的山麓、海濱、郊村中的作品,毫不遷就遊客在交通上的便利性,為的就是鼓勵大家造訪那些平時少有契機前往的地方;行銷上,少了以推廣作品為主的宣傳策略,而以50場以上富有教育性質的文化活動取代。換言之,為沉寂的南迴搭建起一座座對外聯絡的橋梁,才是這一次策展的立意所在。
因此,這一次的藝術計畫扭轉多數策展「為藝術服務」的主軸。台北市立美術館館長林平指出,在這項計畫裡,藝術是媒介,而非最終的目標,透過藝術家長期駐紮後產生的創作,除了作品本身傳遞出許多訊息,甚至可能擾動當地社區,「這樣的作品,甚至會讓接觸到的人改變想法、產生關係。」林平說。
過去至多被單車騎士視為環島必經之路的南迴,若能藉此吸引到更多人到此留步、停駐,對於這一次的計畫來說,已然足夠。

南迴地景再想像 南方以南藝術計畫
《名字嗎?我有很多個》 吳思嶔╱多媒體裝置╱大鳥溪畔

消弭二元性
南迴的人口組成九成以上都是排灣族,受當地影響的作品自然饒富原民色彩。原住民將藝術融於生活,極富創造力、啟發性的日常行動,以及與萬物相融一體的獨特思維,啟發不少藝術家的創作。夢境╱現實、人造╱自然、傳說╱真實的分野相繼打破,世界被賦予新意,靈感與想像源源不絕,生活本身就是行動中的藝術。

夢啟酒
黃博志╱計畫型作品╱安朔部落美美健康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