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屬的空靈低喃 碟鼓工藝師──潘子村

鍾靈毓秀的宜蘭,傳來遼遠的鼓聲,天籟一般的空靈音色,好似鄉野發出的溫柔召喚……。

宜蘭員山,屹立田間的半廢老宅邸,傳來尖銳的金屬削切聲響,一名頭戴著防護面罩的男子,在刺眼的火光之中,屏氣凝神地焊接手中的金屬圓盤,分離的兩個半圓被相接、打磨、拋光,形塑成另一種造型,完工後的他脫去面罩,露出了一頭金褐色頭髮。

串聯人生的各站
七年級的潘子村(阿丹),毫無音樂、工藝科班的養成背景,七年前,他憑著自學以金屬碟鼓樂器品牌「Sine.」起家。這看似突兀的人生大轉彎,實際上卻像極了史蒂芬‧賈伯斯所說過的「Connect the dots」,過往的一步一腳印,如今都已被串聯起,被賦予了明確的意義。

金屬的空靈低喃 碟鼓工藝師──潘子村
天鼓是仿效手碟,興起於千禧年後的新世紀樂器,綿遠療癒的音色讓這項獨特的樂器名氣漸漸傳開。

回顧職涯的上半場,一開始的他,就不願意走約定俗成的路。這種反骨,從大學念哲學系就已埋下了種子,經過學院的訓練,「比較會去質疑,不輕易相信,也會去反思。」他說。比起多數人趨之若鶩,步步攀升的社會位階,他嚮往的是率真自在的生活,但想找到合適自己性格並能以此餬口的工作,卻經歷了重重挫折。
一直愛好創作的他,稱得上多才多藝,從高中開始就與朋友組地下樂團,擔任鼓手,但光憑一項樂器,仍無法滿足玩心,他將觸角擴大到數位配樂、作詞作曲;大學除主修以外,也學習過電腦動畫;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是3D動畫設計師。
但穩定制式的日子,卻讓他難以適應,恰逢金融海嘯的影響,國際上掀起對資本主義的反省浪潮,當時長期面臨身心衝突的他,索性辭去工作,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緊接著,他毅然決然放棄文明社會,開啟了一段回歸原始、自然、嬉皮的生活,也在那時,他摒棄了過往擅用的數位創作工具,重新拾回失落許久、純粹手製的純粹樂趣。但豈料,女友意外懷孕,兒子接踵誕生,再度將他拉回柴米油鹽,樣樣都需要錢的現實。
「那時的自己卻不知道,全盤否認、丟棄過去,其實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回憶過往,潘子村露出淺笑。如今的他,坐在偌大工作室裡,身邊創作中的半成品、實驗品環繞。
而這份工作正結合了他素來喜愛的音樂,並保有手作的內涵,以及創作的自由度;同時因是一人公司,為了經營品牌,也運用到他擅長的多媒體影音工具。可說整合了過往人生沿途各站所鍛鍊的技能專長,也難得地合乎他的脾性,過往際遇,終非枉然。

金屬的空靈低喃 碟鼓工藝師──潘子村
潘子村以廢棄瓦斯桶為材,自行摸索、創作出個人品牌。

讓人迷惑的圓
同樣誕生於千禧年以後的手碟(Handpan)與天鼓(Hank Drum),在樂器中都屬以金屬為材的碟鼓家族,雖然因天鼓發明時間稍晚,知名度遠不如普及度更高的手碟,但純粹的音色與悠遠的的延音,加上容易上手的特質,還有尺寸較小、容易攜帶等優勢,讓它的名氣從小眾中漸漸傳開。
物理學家的研究發現,世界是由振動所組成,而自然界規律的雨聲、蟲鳴、海潮聲,均屬於正弦波。敲擊天鼓,能釋放出優美的正弦波,這讓人恍若被自然環繞的音色,療癒感十足。
第一次聽到天鼓樂聲的潘子村,「很驚喜,但又平靜。」不光如此,潘子村稱天鼓擁有著「讓人迷惑的圓」,扁圓的造型,像停泊在空間中的飛碟,也像一只溫潤的懷爐,也像花器;看上去如靜物,但卻又能發出聲音,能與人互動,但論造型,卻又大大有別於傳統樂器,這「難以被定義、讓人迷惑的自由感」,是觸發他親自手作的關鍵。
前期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