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閱讀世代 捲動華文閱讀風潮

據國家圖書館今(2021)年4月所公布去年台灣圖書出版趨勢報告,台灣新書出版量連續三年下滑,且來到了廿年來的新低點。數位時代帶來了挑戰,傳統的紙本書不再受青睞,過往的讀者究竟去了哪裡?

針對數位時代,出版衰退、讀者流失等現象,我們訪談多位出版界專業人士的看法。
「很多人會說閱讀衰退,現在的人越來越少閱讀,但我的感覺反而其實沒有;我覺得大家越來越常閱讀,只不過真實的情況是,閱讀的載體、體驗與形式都不斷改變。」vocus方格子創辦人翁子騏說。
「恰恰好就是現在,閱讀完全沒有衰退,讀者閱讀的時間比過去更長,甚至可以說,無時無刻不在閱讀。」Openbook閱讀誌總編輯周月英表示,「這也是因為,我們對於閱讀的定義是採取更廣泛的標準,除了傳統的文字,還有影像、聲音,甚至AR、VR,都涵蓋了資訊、文本的核心意涵在內。」
「倘若說,現代人不再能閱讀長篇文字,理應所有的書都會賣得不好。但即便到現在,還是有賣得非常好,甚至銷量超過十萬本以上的書分布在不同的領域,」春山出版社總編輯莊瑞琳分析:「因此我認為,與其說出版衰弱,倒不如說是傳統的出版產業,還沒有找到新的詮釋方式、行銷方法跟當代讀者互動。」
這些各自在出版領域戮力,致力生產、促成優質文本誕生的愛書人,近年不約而同從推廣閱讀的脈絡出發,希望能為傳統的出版產業,在泛閱讀世代找到新出路。

泛閱讀世代 捲動華文閱讀風潮
vocus方格子創辦人翁子騏。

群眾募資取代廣告點擊
在2018年問世的「vocus方格子」,前身是「SOSreader」,以服務記者媒體,發表深度報導為主;在轉型以後,從邀請作家駐站,到名家不請自來,作者群穩定成長,如今已是華文世界最大的寫作服務平台。而創辦人翁子騏年紀輕輕,今年才32歲,一向不喜歡依循常軌前進的他,已經是人生中第二次創業。
方格子與過去曾流行一時的部落格,都以提供寫作服務為主,但兩者仍同中有異。最大的相同,是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寫作者,發表大量的文章內容。至今,在方格子網站上,共計有27,000名作者,台灣以外,還有三成來自港澳、新馬、美加等海外國家地區,每個月上傳超過1萬筆內容,提供給20萬名會員線上觀看。
不同的是,部落格以廣告點擊為主要收入來源,方格子卻堅持無廣告置入,且主張「內容有價」。作者可按自己的想法將文章設為免費瀏覽或者付費觀看,因對外收費,文章也有一定水平,整個方格子網站,就像一本包羅萬象的電子書。
會有以上堅持,除了因著翁子騏對內容文本的重視,也與網站創辦脈絡有關,「最早成立SOSreader時,是以經營新媒體的角度出發,當時我們就已經觀察到,經營媒體常會遇到一種困境,就是報導的內容,可能會與廣告主立場相互抵觸。」倘若再尋求以流量來賺取廣告點擊次數的營利模式,勢必會為內容帶來許多牽制,「這意味著必須去經營最容易帶來大量流量的文章,好比腥羶色的內容農場風格,標題也必須聳動,甚至不顧內容品質。」翁子騏說明。
為了顧及品質,也避免殺雞取卵,他參考國外成功的先行案例,好比目前全球最大的集資訂閱平台「Patreon」,以及以服務新聞寫作為主的「Medium」,確立如今平台的營運模式。

泛閱讀世代 捲動華文閱讀風潮
方格子成立內容實驗室,以IP應用的角度讓文字內容做更多元的嘗試。

去中心化的小眾發聲平台
回到五年前草創初期,率先提出「內容有價」的SOSreader,引發許多人的疑問,「當時在公開場合,我介紹平台的運作模式,就會有很多人反問,真的有讀者願意為了內容付錢嗎?」翁子騏回憶,「但現在這樣的疑問越來越少,表示這樣的模式在市場上越來越成熟。」他說。
尤其,邁向閱讀分眾化的年代,方格子更合乎小眾創作者的需求。免除掉繁冗的編輯印刷程序,作者寫好的文章能在第一時間就能上線,直接面對讀者。就讀者而言,僅數百元的平實價格即能瀏覽,不僅即時,也無傷荷包;就作者來說,能隨心所欲不受限地書寫自訂的主題,還能自主定價,訂閱量積少成多,看上去才幾百人的訂閱量,所帶來的經濟效益就能夠遠遠勝過傳統出版的收入。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