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IP翅膀,讓創作起飛 台灣內容產業推手──奇異果文創

例如台灣漫畫家左萱描述自己故鄉桃園大溪的作品《神之鄉》,就改編成影視作品,今年即將播映。而虎尾在地漫畫家陳小雅所繪的軍事劇情類漫畫《虎尾眷村今生》,則是為雲林虎尾空軍眷村留下了即將消失的歷史故事。
奇異果在這點上亦是不遺餘力,劉定綱舉例:「我們從中找到台灣還沒有人做過的題材:台灣妖怪,而這個IP搭配的就是創作、小說、漫畫,甚至還有像百科全書式的整理,成為完整一套『台灣妖怪學』。」廖之韻說,「在創作能量上,台灣的IP其實很強很優秀,可以發展出很具有台灣特色,又好閱讀的IP。」現代人面臨資訊爆炸,「好閱讀」變成很重要的IP推廣條件。
而在輸出台灣特色文化之餘,也將全球共有的社會議題作為發想源頭,就容易與國際接軌,走出台灣這個市場,放眼世界。「全球共有議題的探討,台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就非常成功。社會現象和議題是一個跟全球溝通的絕佳媒介,再經由政府推動,台灣IP絕對走得出去,而且還能讓世界驚豔。」

給IP翅膀,讓創作起飛 台灣內容產業推手──奇異果文創
奇異果出版內容毫不設限,從一般紙本到桌上遊戲,從輕小說到遊戲繪本,只要其內容IP承載著知識,奇異果就會嘗試去做。

不按牌理出牌的奇異果
「奇思異想之果,溫柔革命閱讀」是奇異果文創成立的初衷。這家獨立出版社由一位社會學家、一位心理學兼文學創作者夫妻共同創辦,最常做的事──按照他們自己的說法──每天都在腦力激盪著各種奇思異想,企圖藉此顛覆「傳統出版」生態,擴大閱讀範圍。「我們想要讓『閱讀』更精彩、更多元。」劉定綱說。
劉定綱和廖之韻對奇異果要做的「文創」,有個明確的定義──用有創意的方式,讓文化變得可見,並且讓它成為產業。
這立場讓奇異果無論在選書出版還是閱讀形式上,都成為出版業裡十分「脫俗」的存在。「2013年成立奇異果時,正值出版產值折半,於是我們想,奇異果一定要用新的方法去做、去重建『閱讀』這件事。而且最後的目標,是要創立一個IP數位平台。」
奇異果決定用創建平台為理想、「文創」的方式來做出版,吸引新的讀者進到閱讀的世界,包括了處於資訊爆炸時代的孩子,以及過去因不喜文字而幾乎不閱讀的族群,「我們想要顛覆他們對閱讀的既定印象。另外針對有固定閱讀習慣的讀者,提供他們新的閱讀材料和方式,變成新的閱讀群。」劉定綱想要帶給人們閱讀新體驗:「想讓讀者感到驚訝:奇異果會出這樣的書耶!這樣的主題,奇異果也會做耶!」
奇異果是一家出版社,但隨時扮演IP產業鏈中需要的角色。廖之韻對奇異果在IP文創上的定位,或許更能說明其目標:「我們將出版當作是創作本身,而這奠基於我們對閱讀沒有設限,對閱讀口味的接受程度更是遼闊無邊。」她笑著說:「什麼題材,哪種閱讀方式,從紙張的到立體的;從眼睛看的到耳朵聽的,奇異果都很敢想、願意開拓。」
熟悉出版流程的廖之韻、了解社會文化的劉定綱,兩人都不願意墨守成規,堅持讓奇異果的選書和做書都成為創作的一部分,讓閱讀者有更多樣性的選擇。從幫御宅族去汙名化,還收納了同為社會學者出身的台北市議員林穎孟論文的《動漫社會學》系列,到由國立台灣文學館企劃的憤青作家百年筆戰實錄《不服來戰》,以及鄉民界名人毛遂自薦投稿並原汁原味將PTT文章搬進書裡的《YO 這位BROTHER》等書,其IP內容充滿各種的哏,且無一例外地全都談及了社會、人性、語言、身份、性別、鄉土等重要議題。

給IP翅膀,讓創作起飛 台灣內容產業推手──奇異果文創
廖之韻認為大眾的閱讀口味多樣化,是媒介革命和資訊爆炸下的必然結果,奇異果想藉此讓人們感受「閱讀這件事,怎麼樣都可以」。

閱讀這回事,怎樣都可以
選書路線奇特,但目標永遠很明確,勇於實現夢想的奇異果,邀台灣插畫家作畫,請小說家和詩人任編輯委員,出版了被稱為「史上最美高中國文課本」《奇異果版普通高中課本》,並將搭配桌遊,讓學生「穿越」到文章中的朝代,用卡牌跟古人展開思辨大賽,試圖使孩子從大眾娛樂文化裡習慣思辨。奇異果的目的是讓學生思考:古人這樣講,這樣做,那你怎麼想?
劉定綱說:「你可以跟秦始皇論法家思想,跟花木蘭談性別角色,跟莊子探討生命,跟蒲松齡請教媒體識讀,跟孟母聊聊直升機父母教養問題。」
劉定綱和廖之韻講到最後雙雙大笑了起來,「閱讀變得再也不是一個人安靜做的事,它可以非常有趣、非常圖像化,跟團體合作交流,調動你所有腦細胞,改變對閱讀的看法。」

給IP翅膀,讓創作起飛 台灣內容產業推手──奇異果文創
奇異果不變的目標,是用有創意的方式,將文化變得可見,並且讓它形成產業,最終推動帶有深刻議題與內涵的台灣娛樂(台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