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時代的美麗印記 順天收藏回家了

順天堂研發的科學中藥廣為人知,但鮮為人知的是,創辦人許鴻源秉持「藥物醫人身,文化治人心」的理念,一生默默收藏台灣藝術家的作品,不為名也不為利,只想為社會留下珍貴的文化資產。後人承繼許鴻源那顆愛台灣的心,經過幾十年的守護,終於將這批橫跨百年的收藏從美國送回台灣,讓台灣更好是他們最大的心願。

「順天收藏是一個愛的故事」順天美術館館長陳飛龍如此形容。收藏家許鴻源從愛惜藝術家的心出發,抱著要為台灣留下文化資產的理想,開始他的收藏行動。即使已在1991年過世,但他的夢想仍持續發酵,兒子許照信承繼了父親的遺願,以家族之力守護作品。許鴻源有愛、許照信有心,成就了這段佳話。

鄭麗君(左)重建台灣藝術史的願景感動了許照信(右),讓順天收藏終於踏上歸鄉路。

一切都是因為愛
1953年順天堂藥廠創辦人許鴻源收藏了好友廖繼春的作品,開始了他的收藏行動。在廖繼春鼓勵下,許鴻源透過收藏來支持藝術家持續創作。1950年代五月畫會發起人之一的郭東榮,赴日留學時,許鴻源便以購畫來贊助,陸續收藏了十多幅作品。懷抱著尊重的心意,不論創作者的名氣大或小,許鴻源收藏畫作從不殺價,還會仔細記錄收藏的細節,連與藝術家往返的書信他都細心珍藏。女兒許純真回憶父親,笑說他常常跑到師大看學生的展覽,然後再偷拿媽媽的支票去跟學生買畫。
從最初的疼惜、欣賞,事業逐漸有成後,許鴻源進一步思考「身為台灣人的一份子,我愛故鄉,對台灣能有什麼貢獻?」因而決心盡他所能收集台灣畫家的作品。1979年許鴻源開始有系統地以謝里法的著作《日據時代臺灣美術運動史》為參考,將書上所列的藝術家都納入收藏範疇。
成功大學歷史學系名譽教授、同時也是「順天藏品歸鄉展」的策展人蕭瓊瑞解釋,1950年代的台灣,大環境艱困、局勢不穩,但許鴻源卻在這樣的時局就開始收藏。台灣公家的第一間美術館──台北市立美術館1983年才成立,許鴻源的民間收藏行動,整整比官方早了30年,補足許多官方典藏不到的缺憾。
即使後來許鴻源移居美國,他仍一心掛念著家鄉,當時許多旅美的年輕藝術家,例如梅丁衍、薛保瑕、許自貴等,都曾受到許鴻源以收藏作品的方式支持。如今這些藝術家們都在台灣的美術館、藝術學院等任居要職,影響著台灣藝術的發展。而許鴻源的收藏,也讓台灣社會得以窺見藝術家的藝術養成。

許鴻源(左)傾畢生之力收藏畫作,一心想為台灣留下珍貴的文化資產。圖為畫家李梅樹所繪之〈許鴻源博士夫婦〉。

接續醞釀的夢想
許鴻源晚年得了癌症,更是把握僅剩的時光積極尋畫。某日他在報紙上看到藝術家陳飛龍在長堤大學展覽的報導。陳飛龍小時候居住在台南看守所附近,偶爾會在天亮前聽到槍決的聲響,扣連自己移居美國後聽聞有關二二八事件、美麗島運動等台灣社會運動的細節,以此為靈感創作了雕塑作品〈黎明時刻〉。對比追求自由民主的勇敢,抗爭者在面對生命即將結束的時刻,內心仍會恐懼不安,陳飛龍以三張面目扭曲的臉孔,象徵台灣曾有過的苦難。許鴻源受到作品裡滿溢著對台灣的關懷而感動,向陳飛龍表達收藏的想法,邀請他到順天的漢方醫藥研究所詳談。
陳飛龍怔怔地看著辦公室裡,到處堆滿了收藏的作品,許鴻源一見如故地向陳飛龍分享自己的夢想,「這些都不是許家的財產,有一天要交回台灣。」他看著眼前這位插著鼻導管、拖著氧氣瓶的老人,竟有如此宏願,「他還沒開口,我就已經走進他的夢裡了。」
投緣的兩人,成了忘年之交,許鴻源託陳飛龍替自己製作雕像,因為他想看著自己的夢想實現,陳飛龍向許鴻源承諾「會盡力幫忙完成你的夢想」。兩人結識一年多後,許鴻源過世,夫人許林碖與兒子許照信承繼許鴻源遺願,有意在自家廠區興建一座美術館,陳飛龍自願無償協助張羅美術館的興建事宜,連隔間都是他親手做的。1993年順天美術館在美國加州爾灣市成立,第一檔展覽便以「美麗島上的新美術運動」為主題,將許鴻源的收藏展現在世人面前。
除了展示許鴻源的收藏,順天美術館也無償替台灣藝術家舉辦展覽,聽聞許鴻源未了的心願,藝術家們深受感動,甚至在展覽結束後將作品捐出,像是廖修平、洪瑞麟、鄭榮得的一些作品便是這樣納入順天收藏,彷彿印證了許鴻源生前曾說:「我長眠了,但我還在做夢。」

國美館舉辦「海外存珍:順天美術館藏品歸鄉展」,讓民眾看見台灣藝術家的精彩作品,凝聚大家愛這塊土地的心。

乘著綠光,牽手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