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電影的力量比人大

從龍困淺灘到飛龍在天,李安的戲劇性轉折人生,堪稱最佳的勵志故事。
座談會上,一位自稱成長過程和李安很像,很多事似乎都不如自己期望,像個失敗者的私立大學學生,問大學聯考曾落榜兩次的李安:「考上藝專後,當校長的父親仍試圖說服你重考,也不太贊成你念戲劇,你如何調適這種困頓心理?」

李安──電影的力量比人大
圖/總統府提供


談挫折,不要讓失敗感成為一種慣性思考
「失敗與挫折都是人生的試煉,但不要有太多失敗經驗,否則很容易成為一種模式和慣性思考。人生命運的轉折往往視關鍵時刻的抉擇。」

扮演起人生導師的李安鼓勵這位年輕人,要想辦法克服失敗的情緒,覺得沮喪時,要抽離,思考如何往成功的方向走。李安說,關鍵時刻做出理性判斷是很重要的,例如他拍第一部電影時,就選擇與紐約獨立製片詹姆士.夏慕斯合作,夏慕斯協助他控制預算,才能以40萬美金拍完《推手》;日後每一部電影,他都精選能讓他動心的故事,才能一路走到現在。
李安的父親,出身大陸江西大戶人家,來台後擔任台南兩所明星高中的校長,對他的期望很深。李安說,父親很有威嚴,他並不是不喜歡藝術,只是覺得電影這行當裡有些人的行為不太好,即使他後來得了一座奧斯卡獎,父親仍不認為自己看錯了,還是希望他可以到大學教書。父親帶給他很大壓力,但事事以身作則的父親,仍是他的榜樣。
「用佛洛伊德的弒父理論來分析,只有父親倒下來,兒子才能站起來,但我不希望他倒下來,因為害怕,也不想和他起衝突,只能躲得遠遠的。」
李安自我剖析的壓抑性格,在離開台南家鄉、離開台灣之後,得到了解放,冒險精神找到了出口。
拍完華語片「父親三部曲」之後,李安赴英執導英國經典文學名著《理性與感性》、後來又完成描述美國西部60年代同性戀情的《斷背山》,有國際媒體好奇詢問,深受東方儒家文化薰陶的他,為什麼拍片的文化跨度如此之大?

李安──電影的力量比人大
圖/本刊資料室


談文化跨越,越有距離感越容易
「拍別人的文化很容易,因為有距離感。拍《色,戒》就很要命,把最糾結的文化的根拿出來檢驗,非常難受。」

善於融合東西文化的李安,將此歸功於他的成長環境。台灣小島,幾百年來受到很多外來文化刺激,從小他就愛看好萊塢電影、香港電影,文化融合、文化衝突「固著」於他的思想裡。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