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規律在香港失靈?

清明復活節假期前後,香港股市出現異動,節後更是狂飆。沒有別的理由,就是中國的「政策市」作怪。江澤民時代有「豬市」(朱鎔基),胡錦濤時代有「瘟市」(溫家寶),如今習近平時代,還沒有取名,因為總理李克強地位弱勢。

中國的經濟叫做「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社會主義」是政治,「市場經濟」是經濟,因此研究中國經濟,就不能離開「政治經濟學」。香港淪為中國殖民地以後,中英聯合聲明與香港《基本法》已經拋諸腦後,所謂外交、國防以外的「高度自治」也自然逐漸消失,所以經濟層面上也就減弱真正的市場經濟,而是要跟隨中國的「政治經濟學」。別忘了「一國兩制」,字句的先後就等於「一國」為先,「兩制」其次,因此政治經濟學當中,也是政治第一,經濟第二。在這個情況下,因為政治的需要,就可以視經濟規律為無物。

最先有這個感覺的是香港樓市(房地產市場)已經失去經濟規律。以往樓市有個升跌週期的規律,由供需來決定。於是大升之後必跌,大跌後必升,有人「摸頂」(最高價入市),也有人「撈底」(最低價入市),這看各人的眼光,也憑運氣。但是自從中資大舉入市以後,情況就有不少變化了。

中資入港後樓市扭曲 1個香港可買3個紐約

九七前,中資已經在香港大展拳腳,但主要是國有企業,那時中國也還沒有財大氣粗,固然對香港樓市有影響,還沒有那麼大。但是自從2003年「SARS」(非典型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從中國傳入香港,導致香港樓市暴跌;也在此時,香港特首董建華引入中國遊客得以來香港「自由行」以後,香港的樓價基本上就是有升無跌。所謂基本上,就是也有調整,但是幅度很小,時間不長。於是幾乎看不到以往升跌的週期規律。不但期待樓價調整才入市的人一再失望,最後只能「搶市」,年輕人更因為樓價狂升薪資卻跟不上而陷入絕望狀態。這就成為雨傘革命爆發的經濟民生原因之一。

梁振英起初以壓抑樓價,與地產商作對來欺騙民望,上台以後完全不是如此。他是與李嘉誠的香港地產商作對,但是對中資入市推高樓價卻是沒有採取任何有效措施。可以說,他代表中資的利益而已。這實際上是中資財團與香港本土財團利益之爭,梁振英站在中資一方,自然表示了他的「愛國精神」,李嘉誠遷冊海外(將公司註冊地由香港改到國外),也是必然的結果。

今年3月,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透露,今年樓市繼續熾熱,1月整體樓價較去年3月的近年低位升幅達16.6%,甚至比1997年大幅增加61%。

香港樓價的暴升也是居全球榜首。就以2013年發布的該年3月以前一年的數字,全球樓價升6.6%,香港是28%,中國則是升23.8%;可見香港的勁道,那是梁振英剛剛上任的政績。

根據《明報》的估算,2014年全香港物業總市值約為20.6兆港元,紐約市及新加坡則分別為6.7兆與7.8兆。換言之,賣出香港所有物業,足以買起3個紐約市或2.6個新加坡。

梁振英上任後的突出表現,就是細價樓(價格低的小套房)價格猛漲,這是首期置業者買不起四、五百呎(12、13坪套房)的用戶退而求其次,買更小的樓房。嗅覺靈敏的李嘉誠就在2014年推出只有177呎(不到5坪)的小套房,反應非常熱烈,因為投資客也得以以更少成本來炒房。這個位於新界大埔(相當於新北市地區)嵐山1期的細價樓,每呎也要1萬到1萬1千元港幣之間,合台幣4萬多元,等於每坪140多萬台幣。由於細價樓熱賣,帶動炒風,連二手的細價樓也跟上,再帶動租金上漲。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