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應否廢除死刑

在2013年波士頓馬拉松賽放炸彈的恐怖分子查納耶夫(Dzhokhar Tsarnaev)近日被判死刑(其同案的哥哥在追捕時被擊斃)。雖然美國一直有強烈反對死刑的聲音,但這次卻很少異議反彈,大概因為這個炸彈案太殘忍,多數反對死刑者也羞於出聲了,或者因良知反應而低調了。

目前全球很多國家都廢除死刑,尤其是歐洲。但美國(及日本等)這樣成熟的民主法治國家仍堅持死刑,所以討論、爭吵一直持續,近年也延續到亞洲一些國家。

波士頓爆炸案導致三人喪生,包括一名中國女留學生(獨生女)。264名受傷者中,很多成為終生殘廢。像比爾‧李察(Bill Richard)一家,他本人被彈片擊中,耳膜被炸裂;妻子Denise被炸瞎一只眼睛;女兒Jane被炸掉一條腿;兒子Henry雖沒受傷,但精神失常了;另一個兒子Martin當場被炸死,只有8歲。

一個在觀看馬拉松比賽之前美滿的家庭,如今家破人亡,今後這全家都殘疾(更有喪生)的日子怎麼過啊!

這只是一個典型,其他很多截肢的、斷手的,被炸得眼瞎、耳聾、癱瘓的……我們用文字描述,一瞬間就過去了,可他們卻要被這狠毒的人禍導致的殘酷後果折磨一輩子!

面對如此人間慘劇,仍有反對死刑者振振有詞,讓人感覺他們最關心的不是這被炸殘的李察一家,不是那些被截肢、斷臂、失明者的悲慘命運,而是怎樣保護住那個殘忍惡魔的生命,這樣才能顯得他們有多「人道」。

西方左派們常見的德行是,總是熱衷關注罪犯的權利,不管他們殺了多少人,有過多麼凶殘的行為,也要保證他們在監獄過上有電視、健身房、營養餐飲的舒服生活。而對那些無辜的受害者們則不吭聲了。

「不可殺人」是混淆概念

全球反對死刑者的理由大同小異,主要有四個方面。但如果從基本邏輯、常理、常識來評判,他們的理由多是經不住推敲、站不住腳的。

反對死刑者的第一個理由是:法律規定「不可殺人」,如以「殺人」處罰違法者,是自相矛盾。意思是,罪犯殺人不對,但我們也沒有權利剝奪別人(殺人犯)的生命。生命是神聖的,每一個生命都值得珍惜,誰也無權剝奪。由此為反對死刑奠定理論基礎。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