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思2015 諾貝爾文學、和平、經濟獎

和平獎:

締造突尼西亞多元民主體制

今年和平獎呼聲最高的,莫過於打破歐洲緊閉大門、讓歐盟廣為接納難民的德國總理梅克爾,以及去年也是和平獎熱門人選之一的教宗方濟各。最終揭曉的卻是突尼西亞的「全國對話四方集團」(National Dialogue Quartet)。

突尼西亞位於北非地中海濱,面積16萬3,610平方公里,人口近1,100萬,98%屬穆斯林,是2011年「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民主風潮的起源地,也是風潮最盛6國(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葉門、敘利亞、巴林)之中,唯一民主轉型尚稱成功的國家,從修憲、國會選舉到總統選舉,表現可圈可點。然而,此一過程卻是驚濤駭浪,在強權垮台的政治真空期,複雜的教派紛爭與各方政治勢力的角逐,使得社會動亂日漸擴散,政治暗殺事件頻傳。

2013年7月,突國政壇因左派要人穆罕默德‧布拉米(Mohamed Brahmi)遇刺身亡而陷入反對黨抵制國會的危機,全國瀕臨內戰邊緣。為挽救此一危機,突尼西亞總工會(UGTT),突尼西亞工業、貿易及手工業聯盟(UTICA),突尼西亞人權聯盟(LTDH),以及突尼西亞律師公會等公民社會中的四個重要組織,聯手組成「全國對話四方集團」,在充當調人與民主力量上扮演重要角色,成功地讓突尼西亞從伊斯蘭主義政府過渡到技術官僚組成的臨時政府。在籌備新大選的協商中主導對話,為跨政治立場與宗教信仰的公民、政黨與當局的和平對話鋪路,讓國家在短短幾年之內建立憲政體制、保障國民基本人權,使得突尼西亞不但是北非與中東「阿拉伯之春」的領先者,更是該運動中民主轉型最成功的國家。

和平獎委員會女主席費芙(Kaci Kullmann Five)說:「許多國家的民主奮鬥陷入停滯,但突尼西亞卻證明,只要放下自身利益,思考民眾與國家利益,民主奮鬥依然可能。」委員會對於該團體獲獎的頌辭是:「他們在2011年茉莉花革命之後,對於締造突尼西亞的多元民主體制做出決定性的貢獻。」這項選擇顯然是希望為許多近年陷入嚴重動亂的穆斯林國家(例如敘利亞),建議一條實際可行的民主轉型道路。

突尼西亞的民主仍然脆弱,也正面臨許多政治、經濟與安全方面的挑戰,從近年幾場傷亡慘重的恐怖攻擊就可看出,其民主體制遭受的威脅並未消失,反動力量隨時會強烈反撲。新任的總統艾塞布西稱,此獎形同認可突尼西亞在2011年茉莉花革命後選擇的「共識道路」,儘管在意識形態上存有歧見,但除了對話別無他法;突尼西亞總工會主席阿巴希說,希望和平獎能讓突國人團結面對目前面臨的首要與最重要挑戰──恐怖主義。

經濟獎:

剖析個人消費 引領總體經濟

今年的諾貝爾經濟獎頒給見著於消費、貧窮與福利分析的英國學者、美國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經濟學與國際事務教授安格斯‧迪頓(Angus Deaton)。瑞典皇家科學院指出,經濟政策的設計目的在於提升福利、減少貧窮,人們首先必須了解個人的消費選擇。迪頓的研究詳盡探討了個人選擇與累積效應,在個體經濟學、總體經濟學、發展經濟學等領域影響深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