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體政策也該促進新產業發展

全球化時代高所得國家產業一定會一直被低所得國家取代,各國必須一直發展更多新產業才維持相對較高的所得和薪資。我國經濟目前主要的關鍵問題就是新產業的發展太少、太慢。既有產業不斷被外國產業搶走而沒有足夠的新產業補充上來,以致經濟、出口、所得、薪資都難以快速成長(請參閱陳博志,《台灣經濟戰略》,2004年,台北,時報出版)。

而人民看到許多產品和新產業的發展不如外國,暗示本國的相對落後,對自己和國家前途的希望信心也就不足。因此協助新產業發展,應是政府各項政策都亟須注意的目標。蔡政府有注意到這正確的方向,亞洲矽谷政策和其他5+2政策都明白要發展新產業,可惜前瞻計畫並未能完全依據這目標。未來在財政能力許可的範圍,政府應更積極改善新產業的發展環境,同時參與更多新產業的投資。

貨幣金融政策也還有許多可以運用的方法,以讓新產業和新企業家得到更多資金支持(請參閱陳博志,〈國家投資基金有甚麼目的〉,《台灣經濟研究月刊》,39卷7期,2016年7月)。賴清德內閣上台以來,已連續推出讓金融機構更多資金投入創投基金等等較注意詳細內容政策,也有許多鼓勵新產業的做法。這些正確的政策方向若能大規模推動,應可有效提升經濟發展的能力。因為更大規模的金融政策,不只可以產生夠大的力量來提升經濟和薪資之成長,純就行政技術來看,更大規模也能降低政治的爭議。

以目前政府提供台杉投資公司僅有的百億資金來看,每家企業能得到的支持一定不大,也就是不易支持重大的計畫,也不易讓企業得到足以和那些積極干預產業之國家競爭的能力。資金規模不夠時,能支持的項目和企業必然不多,統計學上這些投資案有高失敗比率的機率也會偏高。於是台杉或國家投資基金只採小本經營的結果,可能會被人抹黑說只照顧少數「特權人士」,或者投資能力及公正性不足。而這類政治指控的可能性也可能會讓負責的人自我設限而不能做最好的決策。

所以各種促進新產業發展的金融政策應該把規模放大。政府曾花八百億在幾乎沒有實質效果的消費券上,也將花上千億元做二線城市的鐵路地下化,某銀行在海外一被罰款就近百億,國家投資基金才一百億,實在太少,甚至比不上某家外國企業說要對台灣青年創業者所做的投資,實也沒面子。希望政府和人民別這樣小裡小氣。

【本文摘自《看》雜誌第185期,更多內容請見http://www.watchinese.com】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看》雜誌 第185期)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