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的人權體制為何崩壞?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國際人權專家泰德‧皮克內内(Ted Piccone)2018年9月發布一份報告警告,中國正悄悄地削弱聯合國維護人權的承諾。

這份題為《中國對聯合國人權之圖謀》(China's Long Game on Human Rights at the United Nations)的研究報告指出,如果中國對聯合國人權的戰略成功,聯合國可能就更無能力保護受害者及監督各國政府。

聯合國在2006年成立「人權理事會」,取代此前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目前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由全球47個國家組成,理事會成員國每屆任期3年。人權理事會的功能在於籌組蒐證團、調查團,以及通過決議案,呼籲各國共同行動制止人權侵犯,但無法律約束力。該會也會派遣獨立專家、設立調查委員會監督敘利亞、朝鮮、布隆迪、緬甸以及南蘇丹的人權情況。由於成員國包含中國、菲律賓、厄利垂亞等人權紀錄不佳的國家,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因而備受批評與質疑。

以國家發展權取代世界人權

根據泰德‧皮克內觀察,中國對聯合國人權體制的干涉,是從2013年習近平上台中國國家主席以後開始轉為強硬。此後中國自2014年起當選理事會成員國並連任至今,使得中共得以透過體制運作與轉變內部力量,改變整個聯合國的人權體系。泰德‧皮克內觀察中國2016年至2018年間投票的七項決議案,從中解析中國的投票行為與手段,據而歸納出中共的兩大策略。其中最核心的就是企圖掌控國際人權的話語權,把「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習思想」等概念引進聯合國決議案中,藉此得到國際背書,進而將國際人權價值整個取代。

以中國2017年首次推動的決議案為例,該決議案主張「發展權」也是人權很重要的部分,並呼籲國際合作,尋求「雙贏結果及共同發展」(win-win outcomes and common development),並將「人類命運共同體」(a 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human beings)寫進決議案中。而「人類命運共同體」一詞,在2012年的中共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報告上首次被提及,並成為「習思想」的核心概念之一。

中共的另一項手段就是阻絕國際批評聲浪,提倡中國國家主權並主張他國不得干涉中國國內事務,亦即反對國際檢視中國人權及其國內行為。雖然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成員國,對中國推動的決議案可投反對票,但礙於中國的經濟壓力,終致聯合國漠視中國人權罪行、默許中國改變人權規範。泰德‧皮克內總結,中共就是靠著以上兩大策略,悄悄破壞國際人權體制,合法化中國國內的人權罪行。

香港藝人何韻詩 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言

今年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在瑞士日內瓦召開,香港歌手何韻詩7月8日獲得非政府組織「聯合國觀察」(UN Watch)的邀請出席會議並發言。她表示,香港6月曾有200萬人和平參加「反送中」運動,但卻遭到中國政府鎮壓,用橡膠子彈攻擊遊行民眾。她直指中國政府沒有兌現「一國兩制」的承諾,沒有施行真普選,強調《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22年,中國始終拒絕履行,一國兩制幾乎名存實亡。何韻詩最後呼籲人權理事會召開緊急會議保護香港民眾,且應將不尊重人權的中國除名。

在何韻詩短短90秒的發言過程中,中方代表兩次使用程序動議打斷其發言。中方兩次的意見都一樣,指責何韻詩把香港與中國兩個名稱並列,挑戰了「一個中國」原則,並敦促大會主席要求何韻詩依照聯合國規定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