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應提升產業可靠性 以加入全球價值鏈

蔡總統在國慶演講中指出,全球供應鏈的快速解構及重組是不可逆的趨勢,全力、全方位投入供應鏈的重組是我們第一個大策略方向。蔡總統這宣示不僅是要帶領人民努力的方向,同時也應是在指示政府改革的方向。全球供應鏈之所以要快速解構和重組,乃是因為全球客觀情勢及大家對情勢的了解都有了重大的改變,所以組成生產鏈的原因和利基也有重大的改變。要在未來的生產鏈中取得有利的地位,不僅廠商的努力方向要調整,政府該做的調整可能比民間還多。而新的努力方向在那裡,當然要由使全球供應鏈改變的因素談起。

全球生產鏈源自「成本考量」

現存的全球生產鏈主要是由成本考量來組成,廠商在競爭壓力下,會盡可能將各個生產階段分別擺在成本最低的地方生產。想參與生產鏈的廠商要設法降低成本,包括將工廠移到成本較低的地方。而政府合理的努力,是用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簡稱FTA)等方式降低運費及關稅等租稅成本;不太合理的努力是貨幣貶值;很不合理的方式是壓低工資和勞工及環保標準,給企業不合理的補貼,用政治力量壓迫外國去投資,甚至搶奪或盜取外國的技術等智慧財產,以提高本國的競爭力並在供應鏈中占有更大的範圍。

近年來大家逐漸發現,有些國家採取了很多不合理的政策來提高它們在供應鏈中的分量和地位,並藉此獨占力再進一步擴大其影響力或威脅別人。本來是該公平競爭以求全球共同利益的自由貿易,卻變成採取不公平策略的國家得到較大的利益甚至發展機會,並使其他國家及其人民受到傷害。然而相關的國際組織和國際規範,卻無力及時去除各種不合理的傷害和不公平政策,因此很多國家和企業都發現,必須設法改和較可靠和無害的對象來合作,原來以降低私人成本為主要考量的全球生產鏈勢須做甚大的改變。

「細分」供應鏈必要性減少

現有以成本為主要考量的全球供應鏈也把供應鏈分得很細,以使各部分都能設在成本最低的地方生產,而且同一個零組件或生產過程可能只有一個地方生產以發揮規模經濟來降低成本。肺炎疫情使大家發現這種分很多節的供應鏈,很容易因為其中一節出問題就整個中斷或斷鏈。這種長的供應鏈也可能使某些國家想運用其一點獨占力就威脅別人或爭取更大的利益。因此有些全球供應鏈也有減少分節以減少風險的必要。

近幾年AIoT(指人工智慧(AI)和物聯網(IoT)的組合)等技術的進步,以及先進國家和主要開發中國家薪資等成本之相對差額,因國際要素價格均等化的作用而縮小,也使全球供應鏈切得很細的利益及必要性減少。因此全球供應鏈也須重組(請參閱:陳博志,〈肺炎後的全球新分工趨勢〉,《台經月刊》,43卷7期,2020年7月,以及〈要循川普的方向提對策而非驚慌〉,《台經月刊》,40卷1期,2017年1月)。

我國高度依賴國際經濟合作,大部分生產都是全球供應鏈的一環。過去我國也曾飽受擁有之供應鏈被奪走的傷害。因此在這次全球供應鏈的重組中,必須以正確的努力方向來取得適當的地位以維護未來的發展。我們甚至可能在這次重組中扮演更主動和關鍵的角色。

供應鏈重組「可靠性」為重

要在全球供應鏈中占有一席之地,除了技術、生產能力、成本,以及和其他國家的互補性等等傳統的考慮因素之外,前述將使供應鏈重組的原因表示,「可靠性」乃是最主要新增的決定因素,而可靠性的很多層面政府都有甚大的影響力和責任。有些國家已經在籌組可靠或可信賴國家的聯盟,以維護貿易和供應鏈的可靠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