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離肥胖?當健康生活成為奢侈品

美國是全世界肥胖問題最嚴重的國家,成人的肥胖率這幾十年來一路攀升,從1960年代約15%左右,到2000年的30.5%,再到2018年的42.4%。在此,所謂的肥胖是指身體質量指數BMI(Body Mass Index,體重(公斤)除以身高(公尺)的平方)值高於30。這是什麼概念呢?以身高170公分的人來說,體重超過86.7公斤。

肥胖竟跟社經地位有關

42.4%是美國全國的平均值,很多地區實際上更嚴重。2019年疫情爆發前,我應朋友之邀到美國玩了一趟,發現西雅圖市中心、微軟社區、或是市郊較高級社區裡的人,身材看起來很正常甚至可以說是健美,完全不覺得這是一個肥胖率超過40%的國家。但是到了內陸州的城市與鄉村小鎮,就恍然大悟了。肥胖人口明顯增多,而且非常、非常明顯。難道,在美國,肥胖也有城鄉差距?

果不其然,很多研究指出,肥胖漸漸成為美國人社會經濟地位(Socioeconomic status)的一個指標,如同學歷、所得一般。而肥胖所連結的,除了醫學上的心血管疾病、糖尿病之外,經常是低所得、低學歷等弱勢族群。於是,肥胖被進一步連結到許多負面偏見,如:弱者、缺乏紀律、懶惰等。這類例子俯拾即是,就以美國大選來說,反川普陣營喜歡用統計資料宣稱川普支持者肥胖比率過高,暗示其國民素質較低。而川普也不甘示弱,曾經在一個造勢場合上把一位支持者誤認為反對陣營,公開羞辱此人身體過胖,要他回家多運動。

肥胖者除了生理上的不便之外,還要面對種種偏見,還有因歧視而被剝奪的公平待遇與機會。因此,脫離肥胖不只是單純的健康問題,更是在社經地位的問題。

健康生活成為一種奢侈品

現在資訊發達,大家都知道如何減重。任何人只要稍加搜尋就可以獲得充分知識,再者還可以請教醫師、營養師或健身教練。事實上,健康沒有祕技,也沒有捷徑,只要節制飲食、適當運動、作息正常大致上就可以維持良好體態了。為什麼美國還有那麼多人體重超標?

答案是,健康生活沒有想像中容易,尤其是對基層民眾來說。首先,你必須花很多的心思和很多的時間。而在經濟環境方面,你必須有能力離開便宜的垃圾食品,還要有適合運動的場所。這在美國許多低收入地區是很大的障礙,除了出門運動有安全顧慮之外,住家附近只有平價賣場販售標準美式垃圾食品,想要有機、新鮮的食材,還得煞費周章。

更困難的是心理障礙。要能夠不理會旁人異樣眼光和嘲諷,挺著笨拙的身軀去健身房舉重或是在住家附近跑步。最後還要有信心並持之以恆,許多人遇到挫折或是短期內看不到成效就半途而廢了。

由於減肥、維持標準體重實際上非常困難,所以標準體態和健康生活,成為人人努力追求的目標。而在肥胖率高達四成之下,擁有健全體魄本身就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比起開名車、帶名牌包,更令人尊敬且更有個人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