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從志工旅行開始


歐美政府鼓勵甚至贊助年輕人到海外當志工,都已體認到這能帶給青年世界觀、成長的機會,但絕對不敢奢求青年在這段服務期間內,就能改變世界。

「公益旅行這件事,根本就不應該有光環。公益旅行最正確的態度是,你必須很明白,你自己才是最大的受益人!」褚士瑩坦言,戳破志工旅行的最大迷思。

第二堂課:從生活中養成服務的習慣
而志工旅行的第二個迷思是,一定要去海外的第三世界國家才行?而人人都可以參加志工旅行?

「你有姨媽躺在醫院裡,老了沒人照顧,也許有很窮困的親戚需要人探訪,這些你都不管,一定要去國外做志工?」清華大學榮譽教授李家同搖頭不解。褚士瑩笑說,「你要去垂死之家?為什麼不幫我倒垃圾?」、「啊?你要去照顧獨居老人?你媽媽我,就是獨居老人啦!」如果這是父母的第一個反應,表示參加志工旅行的時機未到。

他相信一個平常就有服務習慣的人,是不會這樣被質疑的。而總是玩到三更半夜才回家,週末還把住校的髒衣服帶回家給媽媽洗,不會收拾自己房間、幫忙倒垃圾,連自己都照顧不好的年輕人,侈談志工旅行。「一個沒有服務習慣的人,根本就不配去志工旅行。」褚士瑩斬釘截鐵地說,參加志工旅行之前,一定要從自己身邊的家人、朋友做起,在生活中養成公益服務的習慣;在志工旅行那兩個禮拜突然變成「聖人」,是不可能的。「等到哪天你說要去垂死之家,大家都覺得不離譜、理所當然,你的時機就成熟了!」他建議。

第三堂課:行有餘力,可扮演世界公民
志工應從身邊、生活上做起,行有餘力再以旅行的方式,赴偏鄉、到海外,推己及人。但「為什麼要去海外做志工?台灣都幫不完了!」一直是國際志工服務的爭議點。

褚士瑩認為,台灣現在懂得保護野鳥、保育溼地,多虧國際保育組織來台推廣、協助保育,功不可沒。再如有些東南亞國家,傳統上習慣放火燒山取得耕地,有違現代環保觀念;但「民識未開」,不瞭解問題嚴重性,也不知道其他更好的替代方法。藉由先進國家的民眾協助,能喚醒當地社會意識,激起公民的行動力量。

願景協會執行長丁元亨提到,森林火災的問題在尼泊爾頗嚴重,但當地沒有森林防火線觀念,他們便帶台灣志工協助居民,挖掘寬六米、延伸數公里的防火壕溝。

南亞海嘯後,願景也派台灣志工在菲律賓海岸,協助種植了面積約20 個籃球場大的水筆仔,「以前台灣也不懂得水筆仔對海岸線的重要性啊!」他發現,青年志工回國後,對台灣紅樹林、環境保育的相關議題,變得特別敏感、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