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偉忠×陳志鴻 學問是創作人的膽子

Q:你很兇,我們常被你罵個臭頭。
A:那是我很嚴厲,嚴厲是因為很急,我這個人耐勞不耐煩,不喜歡人家聽不懂我講話。如果不懂,可以跟我argue(爭論),有道理辯得過我,我就放;沒道理,等著被臭罵一頓。至於有沒有這個勇氣跟我辯,就看你們自己了。(笑)其實我不喜歡唯唯諾諾之人,但我希望你們能重倫理,懂得人際之間的分寸。

Q:罵這麼兇,你不怕我們跑掉?
A:你不能怕被罵啊!你到公司來上班,對老闆一定要瞭解,也要瞭解自己。你跑來跟我說要學做節目,我說為什麼?你說我有熱忱,不怕被罵,結果才剛罵兩句,就跑了,那活該。

中小企業就像個山寨,老闆非常人治的。我就走開明專制,我從不相信極度民主,民主是不希望有暴君出現,但極度民主可能有暴民出現,那怎麼辦?這可不是我說的,是康德的話。我很在乎一個人的筆,白紙黑字就是思想,一看他寫的東西,我就知道這個人幾分能力了。通常寫出來的東西有點意思了,我才會罵,那是我開始有感情了。

Q:製作團隊裡每個人都不同背景,怎麼讓不一樣的人,講一樣的故事?
A:兩個方法。第一個,每個節目都要有中心思想,這就是團隊凝聚的核心。《全民最大黨》的中心思想是打擊權威,老天爺灑豆成兵,我們不敢說我們是御史,但我們是弄臣,用好玩的方式提醒別人:「喂!你出糗了!」一個人如果不能被糗,一定是某方面的面子下不來,那會變成某種偏執,有偏執的人是能者,但不能是在位者,因為用偏執管理眾人會有危險。這就是我的中心思想,有了這個思想,就能集眾人之智。

第二個,團隊的管理不要複雜。我從來不需要你們跟我拍馬屁,這個可以省員工很多事,你看我們公司沒有甚麼鬥爭。為什麼?因為我不允許任何人在我面前講別人壞話,如果有,我就把他們叫來,問清楚,這很乾脆。如果不來跟我解釋,我宰了你。很多老闆會利用組織之間的矛盾,或製造一些組織裡的矛盾來管理,這很無聊,也無益。

Q:我覺得做《全民最大黨》最難的,就是要罵人罵得剛剛好。
A:所以我說寫東西要有文化底蘊,不能漫天亂罵,要拉月亮罵太陽,要有道理。做這個節目,要懂台灣、中國和外國的歷史,還有現在流行什麼,要創造什麼語言,也都要通。

罵人的劇本一定要能耍壞,才能打擊這些壞人這些王八蛋,但是不能亂罵,我最討厭刻薄,不能打落水狗。所以劇本要有起承轉合,什麼時候該賣學問,什麼時候該俏皮,什麼東西要炒點可愛,什麼時候可以開始壞,都有道理在,不能光是瞎掰。
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罵人方式。像小邰,他是高起來罵人,所以必須多學問;九孔從來不讀書,就是用小痞子的方式罵人,這沒有關係,但是就永遠都扮演那種角色。最好的演員,是上能托天,下能掏糞;能夠忽高忽低,亦莊亦諧,這就是天下第一等。不過從以前開始,這種人我就沒看過幾個,在我眼中,陶晶瑩是真的很不錯的。

Q:在這個產業裡,你希望我們怎麼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