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肯亞境外詐欺案看釣愚經濟

聯手追緝防堵詐騙
然而當被害人是中國人時,躲在國外的詐騙集團可能難逃強國的跨海追緝,畢竟許多國家面對強大的中國來要人多會給面子。中國刑法第6條規定犯罪行為結果在中國領域內,就認為是在中國犯罪,因此中國依法主張對境外詐騙中國人的嫌犯有管轄權。而中國刑法第266條對於詐欺罪的處罰係依金額大小與情節嚴重性採取階層式的刑度。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等;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等;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等。依《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詐騙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的解釋》的規定,所謂數額較大是指人民幣2千元以上,數額巨大是指人民幣3萬元以上的,數額特別巨大是指人民幣20萬元以上。可見中國對詐欺犯原則上採取嚴刑峻法,但其司法程序卻存有人權保護不周的疑慮。
除了中國之外,台灣對於境外詐欺且被害人在中國的案例也有管轄權,與中國形成「管轄競合」。實務上台灣人在東南亞國家設機房對中國民眾進行電信詐欺而經當地警方破獲遣送回台後,確有遭到法院判刑的案例(如台灣高等法院102年上易字第1485號、第1544號等刑事判決),判決書還會交代為何台灣有管轄權,亦即:按刑法第3條前段規定:「本法於在中華民國領域內犯罪者,適用之。」而中華民國憲法第4條規定:「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經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 2條第2款規定:「大陸地區:指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明示大陸地區仍屬中華民國之領土,同條例第75條規定:「在大陸地區或在大陸船艦、航空器內犯罪,雖在大陸地區曾受處罰,仍得依法處斷。但得免其刑之全部或一部之執行。」據此,大陸地區現在雖因事實上之障礙為我國主權所不及,但在大陸地區犯罪仍應受我國法律之處罰,揭明大陸地區猶屬我國之領域且未放棄對其之主權(最高法院89年度台非字第94號、90年度台上字第705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釣愚經濟:詐欺無所不在
從肯亞跨國詐欺案,讓我們見識到詐欺無國界,可說是無所不在。詐欺不是黑道的專利,白道也會騙人的錢,還正大光明包裝行銷,企業化經營,做好風險控管,例如給人穩固安全印象的銀行,卻有不肖理專以天花亂墜的話術誤導投資人購買獲利有上限,但損失無下限的衍生性金融商品,但合約裡卻已密密麻麻地以白紙黑字規避銀行的責任。以最近引發許多爭議的TRF(目標可贖回遠期契約)為例,甚至有銀行遭檢舉提供「一條龍」服務,誘使本來不具購買資格的小老百姓以公司法人名義來買TRF,並協助製作財報、設立OBU(國際金融業務分行),以規避相關法令,導致衍生不少投資紛爭。
把詐欺以釣魚相類比實在很傳神,也許我們會覺得來被釣的魚很愚笨,但許多被騙的人還都是高級知識分子。其實只要是人,都有可能被利用的人性弱點,這就是詐欺的真諦,大家都要提高警覺。

【完整內容請見《能力雜誌》2016年5月號,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