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上A-Team 列車穿越轉型關鍵10 年

2000 年千禧年揭開21 世紀的序幕,卻也是台灣產業冬天的開端,面對集體性的產業外移,留在台灣的各行各業莫不面臨產業升級的迫切壓力,自行車產業亦然。兩大龍頭「巨大機械」與「美利達」為了正視這個問題,於2003 年共同發起A-Team 組織,希望團結自行車各廠商,藉由企業間的觀摩、互助、激勵,改造台灣自行車產業的體質。

自行車關鍵10 年 A-Team 根留台灣
專門生產煞車及變速操控線、碟煞高壓油管、煞車皮等自行車零配件的佳承精工公司,自然不會缺席,成為A-Team 的一員。佳承操控系統事業群協理謝喬濬表示,A-Team 組織的運作,的確把整個產業的根留在台灣,並確立了台灣生產中高階價位產品的發展藍圖。他認為從2000 年至2010 年,是台灣自行車產業關鍵性的10 年。
面對2008 年全球金融風暴,很幸運地自行車產業未受影響,A-Team 在深耕台灣、技術升級策略下,成功穩健發展。謝喬濬指出,加入A-Team 的廠商都相當努力,透過之間互相觀摩學習,讓彼此間雖然有競爭意涵在,卻在學習過程中不斷成長,產品價值提高,整體獲利條件也變得較好。
「但是一開始,佳承是被拒於A-Team 門外的。」謝喬濬說,由於佳承產品在自行車產業中占的比例較小,價值也比較低,所以一開始並沒有被設定加入A-Team 組織中。但佳承精工總經理黃昭維不斷激勵員工,「先不要去議論為何佳承沒有在這個組織裡,而是去想辦法提升自己的格局,努力培養自己能力,得到認同而願意讓我們加入。」因此佳承開始推動TPS(Toyota Production System,強調零庫存、以需求為導向的豐田式生產管理),等到執行達到一定成果,遂主動爭取加入A-Team。
佳承何以能在短時間即獲得A-Team 認同? 1986 年創立的佳承,在90 年代即開始發展自有品牌「JAGWIRE」,並在美國找設計公司設計LOGO,整個90 年代即在進行品牌的經營跟通路的布局。美國市場是佳承第一個鎖定的目標,以自由品牌方式結合在地經銷商,接著再到歐洲布局;2000 年以後,再將主力回到亞洲地區。
謝喬濬表示,「JAGWIRE」品牌的推廣是很辛苦的歷程,本來一台自行車就有他自己的廠牌LOGO,要在產品配件或車身上再加一個LOGO,在90 年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JAGWIRE」以時間換取口碑,爭取自行車原廠品牌認同,而不是用大量文宣及精製廣告做宣傳,希望讓客戶認同放上「JAGWIRE」LOGO 是加值效果。
如同台灣眾多的中小企業,佳承在80 及90 年代努力在全世界尋找自己的天空,打下堅實的基礎,目前佳承總資源中心在彰化,全球40 國家裡有將近50 個經銷商,美國、歐洲設有行銷中心,深圳、無錫、天津則有製造供應據點。

推動TPS 主動爭取加入A-Team
進入21 世紀後,台灣中小企業的春天已經過去,大家都面臨共同的危機,A-Team 成立之時正是台灣自行車出口量降到谷底的時候,兩大龍頭已嗅到自行車產業攸關生死的巨大危機。
而當時黃昭維剛從原業務行銷部門接下總經理一職,在業務行銷部門8 年的亮麗表現,讓他頗有成就感。但擔任整個事業群的管理職時,他才發現,很多事情他都不懂。過去品質沒做好、交期沒有準確、成本太高,他可以回來對著生產部抱怨,把問題丟給別人;但一接手經營棒子,「過去我面對的問題,現在已經沒辦法把責任推給別人了,因為這個責任完全在我身上。」黃昭維說。於是他思索著有沒有什麼方式能夠確實改善他過去所面臨的問題,把責任真正扛起來。
剛好A-Team 也在計畫籌備中。黃昭維笑說:「當時我就是酸葡萄心態,我知道我們太小了,不會被選入,沒機會加入那又怎麼樣,我們還是可以做我們的⋯⋯」但他不斷聽到關於A-Team 的訊息,整個業界討論得沸沸揚揚。終於在一次與幾個有加入A-Team 業界前輩聚會中,黃昭維忍不住問他們,沒有被選進去A-Team 會怎樣?前輩說:「沒有選進去你就要被邊緣化,你都不曉得這個嚴重性!」這句話有如五雷轟頂,讓黃昭維開始正視加入A-Team 的重要性。於是他反問前輩,那你們在做什麼,前輩說TPS 是他們主軸,要他想辦法找這方面的資源。
前輩的一句提點,讓黃昭維與團隊開始尋找關於TPS 的課程與資源,他參加了一個TPS 課程,其中包括參訪國瑞汽車。黃昭維說,那次參訪讓他覺得很汗顏,受到很大的衝擊。一直以來都認為自己已經做得很不錯,畢竟每年業績都在成長;但當他當看到國瑞員工工作的節奏,規律性的作業,大家都很忙,可是充滿了笑容。他心中深受衝擊:這就是我要的員工感覺、現場感覺、公司整體感覺,這就是我們要的,我們不能夠等!

【完整內容請見《能力雜誌》2012年12月號,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刊登】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