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不點名】《羅馬》:羅馬假期的告別

柯朗透過索菲亞和克萊奧兩個女人的主僕關係,先描繪出社會階級差異--來自瓦哈卡 (Oaxaca) 的印地安村姑和克里歐優 (Criollo) 上流白人社會,尤其克萊奧幾場清洗車庫狗屎的畫面,以及後院洗衣時傳出的《我沒有錢》(”No tengo dinero”) 的歌曲,再再指涉了她身分的卑微。柯朗彷彿藉著這部影片間接向驟逝的墨西哥歌神胡安.卡布列(Juan Gabriel,1950-2016)致敬,他這首《我沒有錢》專輯,是1972 年成名的暢銷曲,從此成為拉丁歌手代言人。

《羅馬》的告白是女人們嶄新的旅途

雖然社會階級差異,但生為女人,難逃宿命:克萊奧懷了男友費明的孩子,卻遭始亂終棄,嬰兒出生前已胎死腹中。索菲亞帶著四個孩子,丈夫安東尼奧拋妻棄子,外頭築愛巢,更讓長子和克萊奧在路邊瞥見他與情人過街打情罵俏。「不管他們怎麼說,我們女人總是一個人」--索菲亞下定決心帶著孩子和克萊奧暫時遠離「羅馬」,到圖斯潘(Tuxpan)度假,一方面讓克萊奧療傷,慰藉失去孩子的傷痛,一方面讓安東尼奧回去「羅馬」住家清理自己的東西; 索菲亞也正式藉著兩位父親(費明和安東尼奧)都缺席的場合告訴孩子,他們的醫師父親要跟媽媽離婚另組家庭。這場羅馬假期的告白,是索菲亞向謊言告別,是克萊奧揮別過去,因為她坦言她並不想要這個孩子,而這個孩子,早在她參加節慶時那杯祝福的普逵酒被打成碎片就預言了不幸。

「情況會有些不同,但我們不會分開,我們會踏上一場冒險」。

的確,在電影將結束的最後十五分鐘,就在海邊戲水的冒險中,柯朗製造了讓所有觀者驚心動魄的畫面,驚恐於駭浪將吞噬帕可和索菲,甚至克萊奧也無法倖免的悲劇。這是柯朗向克萊奧(Cleo=Libo)致最敬禮的畫面,她救回了帕可和索菲。

度過陰霾險境,回到羅馬的家,全家更緊密團結一起。空間更寬闊,心情更自在。克萊奧一樣做起家事,一步一步階梯往陽台上爬,也是微雲,也是飛機自高空掠過,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教授不點名】《羅馬》:羅馬假期的告別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9年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