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難解科技性失業

撇開讓每個人接受再培訓很困難之外,將「更多教育」視為解決科技性失業的第二個困難在於,它充其量只能解決一小部分問題:人們缺乏執行現有工作的技能。但正如我們所見,威脅遠不僅止於此。

摩擦型科技性失業不僅肇因於勞工的技能錯配,可能也是身分錯配與地點錯配的副產品。也就是說,如果失業員工選擇不接受現成工作,因為那與自身想塑造的身分認知不同,或者,是他們根本無法搬遷到新工作所在地,教育就無用武之地。不過,更重要的是,教育也必須試圖解決結構型科技性失業問題。如果人們接受培訓,卻發現工作需求根本不足,就算接受世界級的教育訓練,也是白費工夫。

但這不代表教育無助於解決結構型科技性失業問題,正如新科技可提高人類執行工作的生產力,進而創造更多人類勞力需求,教育也可以辦得到。舉例來說,如果醫師或律師接受更精良的訓練,因此生產力大增,就可能壓低價格或提供更優質服務,吸引更多客戶上門。因此其中一個希望是,如果結構型科技性失業肇因於人力工作需求不足,教育或許可教會人們,把機器留給他們執行的工作做得更完善,進而協助支撐起這股需求。

然而,隨著時間推移,以這種方式採取行動的教育,將會承受愈來愈沉重的負擔。在科技進步導致人力工作需求日益萎縮的情形下,教育必然得一再創造愈來愈多需求,才能彌補這道缺口。實在很難說這種做法,可以永無止境地延續下去。如前所述,我們正走到勞工技能水準攀升至穩定高原期的關鍵時刻,教育還能教會人類發揮更高生產力的成效,也面臨一些限制。

(摘自本書第九章〈教育與局限〉)

書名:不工作的世界:AI時代戰勝失業與不平等的新經濟解方(A World Without Work: Technology, Automation,and How We Should Respond)
作者:丹尼爾.薩斯金(Daniel Susskind)
譯者:周玉文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2020年12月25日

更多內容請見2021年1月《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與競爭者共舞〉
https://www.hbrtaiwan.com/journal_content_HBR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