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大師對談 心中盛開的花朵

心中盛開的花朵
專訪靜心音樂創作大師 馬可

希望透過身心靈的探索,能讓內在更崇高的人性特質,像花一樣更加綻放,更有愛,更仁慈。

河奔流將流向何方,人漂泊將漂泊到何處?在飄流所到之處,希望能開花結果。花朵也會歡笑,人也會哭泣,這是大自然之歌,讓我們在心中開起美麗的花朵。盡情地哭盡情地笑吧,總有一天總有一天,我們要讓一切開花結果。盡情地哭盡情地笑吧,讓我們永遠永遠,抓住心中盛開的花朵。

這是一九八八年沖繩歌手喜納昌吉作曲、作詞、演唱,如今最受矚目的代表作《花》。除了被周華健翻唱成華人家喻戶曉的《花心》,美國、印尼、泰國的許多歌手也都翻唱過此曲。但日本原曲較為幽靜,有別於華語版談的僅止於男女之情。

據說,這首歌是他在參加完奧修的「神秘玫瑰Misty Ross」靜心後,有感而發的創作。這個靜心相當特別,為期二十一天;第一週每天盡情地笑三小時,第二週盡情地哭、第三週只是靜靜坐著。沒有參加過的人會懷疑每天笑、哭或靜坐三個小時怎麼可能?只有做了之後,才會知道我們內在壓抑了多少歡笑、多少淚水,以致於我們根本無法安安靜靜坐下來。有太多沒有清理、想逃避的過往,一直在我們潛意識層面流竄。只有當那些混亂的情緒有了正當的紓解,「靜」才會發生,「愛」自然會變得輕而易舉,像花一樣綻放。

不確定是哪一年,是一九九七或二○○○年吧,我在印度奧修社區遇到了原創者喜那昌吉。跟多數華人一樣,幾乎人人都能哼上《花心》幾句,加上我跟華健也熟,歌手聚在一起常常唱這首歌。一天,接近黃昏,我們一堆人坐在中庭的戶外咖啡廳,周圍全是盛開的花花草草,我見到他一人坐在那裡喝茶,鼓起勇氣,帶著幾分羞澀,走過去做了簡短的自我介紹,把華健這首歌在台灣受歡迎的程度跟他分享。離開前,還把這首歌中文版唱給他聽,一次簡短、有趣的邂逅,雖然不知他感受如何,但我非常興奮。後來從媒體得知他當選了日本參議員,因鼓吹世界和平的立場,為他贏得和平大使的好名聲。

那次的機緣,我開始注意到,身邊有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名人出沒,其中包括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及多位得奬者。在那個年代,歐美各地很多崇尚自由與和平的藝術家、學者、人道主義者、音樂家,都希望透過身心靈的探索,能讓內在更崇高的人性特質,像花一樣更加綻放,更有愛,更仁慈。

今天專訪的馬可,就是當時那群懷有濃厚人文素養的音樂家之一,我一直很好奇,當時為何會有那麼多藝術家被普納吸引,除了心靈探索必然有其他因素,導致這麼多奇人聚集在印度偏遠的小鎮上。馬可不但在這裡找到新的創作元素,同時也是上期大師欣友的親密伴侶。音樂很難以文字表達,希望我們能透過文字撥動你的心弦!

與大師對談 心中盛開的花朵

====================================Q&A=======================================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