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這樣過生活 李濠仲

一個台灣人在挪威

李濠仲的北歐生活觀察

天堂之國果真存在於現世乎?對於何謂幸福人生,我們總有無數質疑與不同想像,當台北人還埋首於工作的週間黃昏,從挪威返台探親的記者李濠仲,和我們相約在東區巷弄咖啡店,談談他的旅歐生活。

比起有聖誕老人村的芬蘭,或是以富豪汽車聞名的瑞典,只有作曲家葛利格和北大西洋鮭魚有點名氣的挪威,對大多數台灣人來說,應該是一個陌生的國家。她的面積約台灣十倍大,領土有一半在北極圈內。冬天很長,極圈之內的冬天,甚至是永夜,二十四小時都看不見太陽。然而這個位於斯堪地半島的北歐國家,從二○○九年起,年年列名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第一名,社會富足,男女兩性平權,從種種數據看來,似乎是二十一世紀的天堂之國。

有人這樣過生活 李濠仲

愛妻一派 娶雞隨雞

二○○九年原本任職報社,擔任政治線記者的李濠仲娶雞隨雞,辭掉工作,跟著在外交部任職的太太遠赴挪威奧斯陸,生活至今。這個決定對於多數台灣男性同胞,應該是個難以跨越的價值鴻溝,我們不禁要問,是因為自甘愛妻一族,所以心中沒有任何掙扎嗎?李濠仲的答案不掩甜蜜與愛妻之意:「還沒結婚時,就知道她有可能會外派,但是談起戀愛,誰會管那多啊!要說心裡沒有掙扎,當然不可能。不過仔細衡量,太太要轉換跑道,難度很高。我的記者工作,到了陌生的國度,反而有機會找到書寫報導的題材。於是我抱著到挪威實地觀察的想法,辭去工作,和太太一起打包飛往挪威。」

李家兩口人飛往挪威是一月底,當年的冬天,據說是二十年來最冷的一年。當飛機來到奧斯陸上空,機上廣播說挪威已到,即將降落,李濠仲看向窗外,只見白雪一片,哪來的城市?心裡慌張了起來,感覺這個北歐國度,和自己過去的想像好像不太一樣,「原本我想北歐全是高度開發國家,沒想到挪威連首都都像個小市鎮。辭職隨太太來挪威,心中的關卡其實是台灣這邊傳統的性別價值,還好後來我在挪威街上看到很多穿著西裝、推著嬰兒車的帥爸爸。後來太太被問起先生的工作,當地朋友得知我辭職陪她來此,大家點頭稱是,沒有任何質疑,我心裡的第一顆大石終於放下。」
台灣知青 挪威文盲

生活的真貌,總比口耳相傳的故事更不浪漫。李濠仲原本以為,以自己多年的記者經驗,加上挪威以英文為第一外語,他到當地就可以立即展開報導工作,沒想到一開始連生活瑣事幾乎都成問題,「雖然挪威人普遍具有英語溝通能力,前提卻是他願意開口跟你說英語,否則還是鴨子聽雷。上街購物才痛苦,所有的商品包裝說明都是挪威文,街上的招牌、告示也是,前半年還在牙牙學挪威文的我,瞬間變成文盲。你想想,連買菜都有問題,更別說要扮演記者的角色,去蒐集當地資料,尋找報導題材。」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80期/ 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