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大師對談 專訪心靈大師喇哈夏

覺知生命裡的每一個間隙

今年母親節過後,喇哈夏跟他的妻子奴拉一同從澳洲家裡出發,前往日本開課。在第二階段課程開始的那一天早上,奴拉身體不適,勉強坐在床邊像往常一樣輕輕地在臉頰施上胭脂,突然,動作越來越慢,她開口對喇哈夏說:「你可不可以把心中那些綠色的光給我……」喇哈夏很溫和地說:「當然,」走近,同時溫柔地從自己的心輪,雙手捧上意象中的綠光,傳送到奴拉的胸口。她接著又說:「還有你頭上紫色的光……」順著她的要求,喇哈夏像往常一樣,雙手摸著他愛妻的額頭跟臉頰,百般呵護。懷抱最後一絲清醒,她說:「謝謝你,我真的很愛你……」他回答:「我知道,我也很愛妳……。」

說完話,奴拉身體一軟,緊急叫了救護車,送往醫院,就這樣,再也沒有醒來過。三個星期過後,這位心靈大師與妻子告別了三十多年夫妻耳鬢廝磨的恩愛歲月。

認識他們差不多有十七、八年的光景,他們之間的互動,一直是我學習親密關係最好的典範。這麼多年來,幾次看著他們如何從爭論中回歸平靜、圓滿,無論兩人意見分歧多大,之間的尊重與信任從不缺席。每隔一段時間跟他們見面,都能深深感受到他們之間的愛慕不斷在昇華,也不斷在深化。

《魅麗》長期訂閱的讀者也許記得,二○一一年五月我到雜誌社擔任發行人,第一位採訪的外國大師就是他們兩位。喇哈夏在身心靈道上的領悟,與奴拉母性光輝的籠罩,為本單元揭開序幕。一直到現在,我們已採訪了四十多位國際知名的身心靈老師。

當我一聽到奴拉因為腦囊腫在日本昏迷不治後,我便放下手邊所有事務,親自飛往澳洲參加她的告別式。由於瞭解他們畢生在身心靈道上的努力,在這樣一個經歷切身之痛的當下,一定有許多可以從他們身上學習的智慧。畢竟至親、摯愛的離世,是人生中經歷的莫大哀痛。

第一,他們倆感情如膠似漆,我擔心喇哈夏如何承受得起如此突如其來的巨變?。第二,這會是怎樣的一場告別式?慶祝死亡?死亡是我們每個人內心深處最大的恐懼,如何在憂傷中歡慶?還有,未亡人如何面對心中的割捨?如何調適受驚嚇的情緒?這都是每個人生命中無法逃脫的課題。

一到澳洲的前面幾天,喇哈夏家中住滿了來自遠方的親朋好友。告別式的花花草草、盆栽也都出自好友親手配置,包括棺木上的圖繪,也是由一位畫家好友親自繪製。當天現場的音樂演奏、歌手,也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多年好友,以及奴拉前夫聯袂彈唱。

一個個充滿喜樂的孩子,包括他們的小孫子、小孫女,因為知道奶奶喜歡唱歌、跳舞,於是他們用歡笑聲唱著奶奶平常最喜歡的歌。空氣裡瀰漫著生命最誠摯的至情、至性,親朋、好友,音樂、舞蹈,眼淚、歡笑。這是一場別於一般形式的告別式,它,充滿了人們對生、死的讚嘆!

告別式過後的幾天,我跟喇哈夏坐在奴拉親手栽種的玫瑰叢旁,開始了這段訪談……。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