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自己的路 何式凝

約看漫天黃葉飛

如果我要死的那一刻,
當然你能來很好,但你不能來,
也不用內疚,我沒有遺憾,
因為,我們的承諾是放在心上的。

何式凝稱自己一條女﹙有點一條女漢子的意思﹚,香港大眾對她的認識是知名性學博士。

未見何式凝之前,閱讀她的自傳《何式性望愛》,覺得字裡行間這個女人,真傻,
真不知變通, 真尖銳, 真硬。看書中那跌跌撞撞滿頭包的她,在與家庭層層糾葛的情緒中,血淋淋地剝出自我,在與那其實只愛男人的男友身邊, 磕磕碰碰想彎曲出一個可以棲身的有愛空間……而她白紙黑字寫下這些,真勇敢。
直至何式凝走到面前,嬌小身軀裝扮精緻,燦爛的笑顏,與書中那位痛苦女子,判若兩人,她靈動的雙眼閃爍:「我跟你想像中有什麼不一樣?」禁不住衝口而出:「本人太可愛。」她哈哈笑了,唇上那抹鮮紅跳躍著。

嘔吐肯定痛苦

何式凝身上不殘留任何痛苦氣息,但她形容這本自傳是個嘔吐的過程。她與一位同性戀男人相戀了二十年,從大學開始,把所謂女人最精華的時光,傾住在一個無法回應她的愛的男人身上,然後被拋棄。這個故事,被放在自傳的第一章,雖是朋友給的建議,也同時代表著這段過往的重量。

很多事我們會選擇默默放在心底就好,自己知道做過了,發生過了就好,可能連寫日記都會刻意迴避,或是朦朧地化做一個只有自己知道的記號,但何式凝是條女漢子,她說出來,寫出來,把自己的情愛與性當作一場運動在進行,她只擔心一點:「我的掙扎在於被寫到的人,他們會不會不高興。但對我來講這是我的生活,是一個面對的過程。選擇講出來,因為我知道很多人都沒有機會面對自己,很多人都害怕,而且我肯定我不是唯一一個有這樣經歷的人。」

到了某個年紀,就會知道,痛苦只屬於自己,熟朋友早就聽膩了故事,不熟的人又不能隨便說,「我相信很多女生經歷的比我更痛苦,而這份痛苦始終沒有得到某種確認,因為你沒辦法從對方身上得到肯定,但可能一生都希望他能知道你受了很多苦,這是我多年來的感覺。」她認真地說。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