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喆 感受.思念.愛 Love Expression

染了一頭藍髮,穿上我們為他挑選的深藍色西裝,睽違四年才發行新音樂作品的陶喆,除了在造型上有了亮眼的突破,新專輯同樣為聽眾帶來驚喜。四年的時光可以多少物換星移,對於陶喆來說,除了醞釀這張音樂創作的誕生,最大的變化莫過於去年9月父親陶大偉的辭世。不過談到與父親的種種,陶喆不但維持了沉穩的態度,訪談間更不時展現生動的表情與幽默感。延續父親的腳步,陶喆持續為華人樂壇注入新鮮活力與養份。

陶喆 感受.思念.愛 Love Expression
深藍色雙排釦西裝、灰色圓領衫 by Giorgio Armani


從父子到朋友

「陶叔叔」在螢光幕前一向以陽光歡樂的形象出現,但是對於身為兒子的陶喆來說,小時候心目中的爸爸其實是很嚴厲的。「他在朋友面前是非常幽默的,很會開玩笑,也許是因為我小時候比較皮,他對我還蠻嚴格的。」而父子關係的轉變,則是在奶奶過世之後。憶起這段故事,陶喆記憶猶新,「我還記得那天晚上聽到客廳有聲響,走出去發現爸爸在哭,對於當時13、14歲的孩子來說,是非常害怕的。」陶大偉是家裡的老么,最受媽媽疼愛,與母親的情感自然特別深厚。當下父親告知奶奶去世,並且很快前往美國處理後事,而再回到台灣,兩人的關係就起了變化。「以前他總當我是個小孩子,很多事情不願多和我講,可能因為奶奶過世,爸爸才格外感受到家人之間的關係。」此後,即便陶大偉時常工作忙碌,還是會和陶喆分享工作和生活,也花更多時間理解陶喆的課業與想法,父子倆的關係,也就越來越緊密。

而宗教也是這個事件之後搭起父子倆關係的重要橋樑。因為奶奶留下了一本聖經,從小就受洗成基督徒的陶喆會和父親分享其中的詞句,進而影響原本並沒有宗教信仰的陶大偉也成為基督教徒,大大增進了彼此的親密度。

即便15歲就前往美國念書,陶喆與爸爸的關係並沒有因此轉淡。在每次陶大偉短暫前往美國停留的一兩個星期裡,他們都會一同出遊吃飯,而陶大偉雖然關心兒子的生活,也不會多做干涉。陶喆笑說,青少年時期反而是媽媽會比較特別在意他的交友狀況,「當然是以女朋友的部分為多。」

同為音樂奮鬥

談到父子倆人都擅長的音樂,陶喆特別澄清其實爸爸並沒有教他什麼訣竅。「他沒什麼耐心,只教我兩三次就沒有繼續了。」而剛開始學吉他的陶喆,甚至會在彈奏給爸爸聽之後得到不好的評價而遭受打擊。為了堅持對音樂的熱情,他選擇自己摸索學習,等到自己覺得有一定程度之後再演奏給爸爸聽。「我也不會刻意去找他說要彈給他聽,可能會在他看電視的時候刻意移到旁邊就開始彈,他才發覺兒子進步了。」

在陶喆開始唱片幕後製作工作幾年之後,突然有好幾家唱片公司找上門詢問他出唱片的意願。那個時期正好有不少製作人從幕後轉往幕前,不過成績都不盡理想,而原本個性不擅長在眾人面前表現的陶喆也幾經考慮。在美國生活多年的他閱讀中文字能力有限,於是捧著合約詢問爸爸的意見。「我爸的年代版權幾乎都是賣斷,沒有簽合約這種事,所以那時候他對我說他真的看不懂。」在陶喆向外求助之後,總算簽訂了唱片合約,也訓練了他特殊的中文造詣,「很多中文歌詞我不會看,看合約卻非常拿手。」(笑)

隨著父母步伐走上演藝之路,陶喆坦言一開始的確壓力很大。「畢竟爸媽都是名人,如果我的成績不盡理想,丟的臉是三人份。」而對於他的創作曲風,陶大偉起初也有意見,「他走紅的八○年代歌曲都是重節拍,而且他最愛《魔鬼剋星》背景音樂『咚滋搭滋』的重拍,他有很多歌曲都用了類似的節奏。而我的曲風對當時的台灣是很新的,他不會覺得不好,只是太過新潮。」所幸,堅持自己曲風的陶喆後來一進市場就大放異彩。不過,即便陶大偉在演藝圈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也從不插手幫忙,一切的成就,都是陶喆自己的努力。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