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世界設計首都─赫爾辛基 木建築的未來想像

擁有眾多森林的芬蘭極易取得木材,是設計與建築常用的材質,桑拿室、木屋建築更成為其代表性語彙,但木建築一定只能是三角屋頂、矩形建築嗎?芬蘭建築師事務所K2S及建築師Marco Casagrande各以不同角度思考,顛覆了一般人對於木建築的想法,揭示未來公共及住宅木建築新想像!

Kamppi Chapel of Silence╳K2S
在仲夏凌晨12點才與黃昏相遇的赫爾辛基,每至夏夜,走至納林卡廣場(Narinkkatori square),廣場邊的各式Pub、酒吧總是人聲鼎沸,狂歡一整夜,在這暖暖的夏,人與日同樣地不捨時間,想要緊緊地抓住每一刻。而每日的早晨,結合大眾運輸系統與商業的康比購物中心(Kamppi Shopping Center),人潮從車站中走出,在偌大的廣場間穿梭熙攘往來,為了生活開始繁忙,日與夜同樣不肯停歇。
為了讓人們能有個沈澱心靈之處,在世界設計首都赫爾辛基的計劃中,由芬蘭新銳建築師事務所K2S設計的「康比靜思堂」(Kamppi Chapel)不分宗教,邀請大眾進入空間中,洗滌混雜煩亂的心靈,得到純淨片刻。
K2S建築師Kimmo Lintula說:「在商業區提供這樣一個公共環境很有必要,你不用做任何事,也不用花錢買任何東西,只需要把心靜下來,重振精神。」用空間療癒了憤怒、哀傷,得到平靜。這座獲得2010年芝加哥雅典娜建築獎(Chicago Athenaeum Architecture Award)的作品,卵形結構以溫潤木材構建,突破了木建築過往由於質材不易彎曲,受限於方整外形的束縛,將雲杉以工業設計常用的CNC(數值加工成型)精準切割成大小不一的板材,再將其無縫連接,以溫暖柔軟的態度面對周圍當代冰冷剛硬的鋼筋混凝土線條。
靜思堂的入口並不在本體建築中,而是位於從旁延伸出的水泥量體,搭配清透玻璃,成為進入靜思堂的序曲。也因為這段異質材的混搭,讓人們走入靜思堂時更震懾於木結構的美,淡淡的木香迎面而來,壁面上沒有任何窗戶,隔絕所有城市喧囂與狂亂。
只在天花上開了一圈天窗,一環光從空中靜靜灑下,點亮了懸浮於空氣中的微粒,我們靜坐於光所形塑的平靜之海中,讓心思在光中載浮載沉,終至安穩。
為了讓空間中的視覺極致純淨,電線隱身於牆面與地板的接縫處,所有線材、零件皆被隱藏於結構中。沒有炫目外形,卻用最低蘊的姿態回應城市、回應人群。就像芬蘭的經典設計,將繁雜設計思考以最簡約的方式呈現,卻又突破設計框架,以親切視覺,擁抱人們走入其中,尋找心中的桃花源。

Apelle╳Marco Casagrande
如同一艘大船,靜靜地停泊於港口中,面對的是一片謐密風景。
芬蘭建築師Marco Casagrande的私宅作品「Apelle」,於距離赫爾辛基約一個多小時車程的Karjaa。面向河流,狹長量體如航行之舟,船首部昂然向上,將視線帶往天際。Marco笑著說:「負責工程施造的師傅都覺得這不像是房子,而像一艘船。」
許多角度、曲線背離一般木建築的設計思維,因而在施作時更加困難,花費一年多時間興建完成。以松木作為結構材質的「Apelle」,板材堅硬穩固且為芬蘭常見樹種,因而選用。為了確保樹種來源,Marco與世界規模名列前茅的芬蘭製紙大廠UPM合作,由UPM提供原料,所有由UPM生產的木材,每棵砍用的樹都有身分證,確保樹木來源為合法開採,絕無盜伐、濫伐情事。
走進屋內,脫下鞋子,放眼一看是青蔥的森林端景,「眼前這片森林是最重要的,與這片森
林相較,房子根本不重要」。在以白為主色調、大尺度挑高落地窗的起居室空間中,自然舞入了室內,起居室變成了劇院,窗外成為一齣齣動物星球展演的舞台。「在這裡,可以看見小白兔也可以看見狐狸,因為狐狸會抓小白兔,每天這裡都上演著許多drama!」Marco笑著說。他刻意讓量體兩側的窗戶數減少,降低兩側視覺干擾,讓人的視線能一眼就順著向森林方向看去,用大片綠意攫住目光。不論是建築作品「三芝陳宅」、裝置藝術〈Cicada〉等,Marco對於自然總是抱持著謙卑態度。
在芬蘭的建築,必須面對冬季的異常酷冷。Marco選擇四層玻璃,其中填充氬氣的大片落地窗,隔離內外環境;暖氣是抽取地底100多公尺的熱水,作為空間加溫系統;兩個壁爐,選擇塗上黑色,不只在視覺上與白對比,看重的更是黑色吸、放熱快的物理性質,因為黑色壁爐吸熱快,於是在燃燒炭火可以快速吸熱,就算壁爐之火已燒盡,因為放熱快,在室內空間中,還能維持一整天的溫暖,相當節約能源並且環保。
偌大的空間中,沒有太多隔間,不再讓牆阻擋家人情感的交流,一切穿透,直至自然盡頭。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2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