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日本設計師柳原照弘Teruhiro Yanagihara 日本:「工藝作家」時代的到來

在東方,日本人對先人承傳的工藝感到自豪;嚴謹又傳統的日本工藝,隨著現代生活的進步,對於生活美學的執著讓日本有更專精的技術和研發精神,投入傳統產業再造的新工藝,因而造就一批「工藝作家」:他們以設計的角度,結合傳統文化與技術的承傳,提供人們更優越的選項,創造出來的作品,更貼近現代生活美感,達到視覺的舒服性與情感的交流。

日本著名的「有田燒」──它的根源來自日本南部九洲島佐賀縣的有田區,最早由「陶祖」韓國人李參平於1616年將製陶技術帶入日本,由於有田當地特殊地的黏土啟發了當時製陶工匠的靈感,因而發展出更成熟的製陶產業,有田也因而成為日本最早的製陶發源地。雖然歷經了四百多年,但絕不褪色、毫無妥協的傳統工藝精神,至今依然支撐著有田的人們。

今年米蘭家具展中,有一系列的作品獲得國際間熱烈的討論與極高的評價,由日本當紅的跨領域設計師柳原照弘(TeruhiroYanagihara)與佐賀縣有田區擁有百年歷史的有田燒品牌Momota–Touen合作,共同創造出延續擁有古老故事的嶄新陶瓷器品牌。柳原照弘談到「與擁有豐富技術經驗的有田工匠一同工作,彷彿也與古老的有田歷史對話,這對我而言,是一個全新也是很棒的經驗。」承繼了遠古的記憶,而被命名為「1616/Arita Japan」系列,是沿襲有田燒的傳統卻又嘗試出不同設計方法的傑作,也被2012年米蘭家具展評價為「最接近未來」的全新容器系列。

對日本的傳統進行了全新的詮釋
擔任1616/Arita Japan創意總監的柳原照弘,一邊嘗試採用擁有陶瓷器可能性的新素材,一邊擔任與多種多樣的食生活相對應的「標準」設計,柳原照弘試圖以更新的概念,植入這百年的品牌精神裡,於是他找到了來自荷蘭的設計師Scholten&Baijings共同討論研發,經無數次的對談激發,拋出更多原創的點子。不過,如何才能不失日本人對陶感受的傳統?這是兩方花最多時間思考的議題,柳原照弘著重的是有田黏土的開發創新與實驗;而Scholten&Baijings則是強調應用藝術與日常使用顏色與型式的對話,兩方最後終於創作出全新的樣式與色調的1616/Arita Japan系列。

柳原照弘:更添生活風味的淺灰
關於1616/Arita Japan系列共分為兩條概念線。1616/TY「Standard」Design:Teruhiro Yanagihara,由柳原照弘進行創作,以四百年前做為工具而生成的容器,身為日本人的柳原照弘懷抱著對往昔深深的情感。在此概念線採用新的素材,但仍保有有田的傳統工匠技法,開發了能夠接受多種多樣食生活、擁有質樸形狀的陶瓷器系列。既有不限用途的柔韌形狀,也採用了非常高的度數和高密度的陶土製作容器,使得有田燒所擁有的「不華麗的美麗」被現代感的「更添生活風味的淺灰」所繼承,在形式上也更有現代感。

Scholten&Baijings:有田風土人文的柔美色調
另外一條概念線:1616/S&B「Colour Porcelain」Design:Scholten&Baijings由荷蘭設計師Scholten&Baijings研發設計,在設計之先,就進行了數據準確的鄉野調查,不但對有田燒進行廣闊範圍的研究,也對人們的使用態度和色彩喜好進行分析,因而創造此次被稱作「坡絲氨酸色彩」的系列。簡單來說,這其實是日本的傳統顏色,陶器上重覆著很淺的、虛幻的顏色層,也在陶瓷器上下的連貫性中進行著反覆的塗層。這一系列的食器不但擁有現代外型,也有實用的功能性,此外,更反映了有田當地風土人文所特有的柔美色調。

LaVie:你認為什麼是1616/Arita Japan的作品風格?此外,為何選擇荷蘭設計師Scholten&Baijings為共同設計合作的對象?

柳原照弘:與其說完全地推出屬於自己個性的作品,不如說是完成一款符合當地風格的創作,因此,在一開始的企劃,我就打定主意,必須先從了解人開始,比如一起製造的當地製陶工匠的個性(特殊專長與技術),其家庭、歷史背景和經驗開始,從而引導到自己所需要的東西,在這個部分我做了相當的努力。

我想要做的,並非改變一般人對有田燒的概念,而是以「在哪裡都能使用」的觀點出發,我想創造的是傳統有田燒迄今為止所沒有的新品牌,因而設計了看似質樸,實則現代的1616/TY「Standard」Design,質樸最初看上去好像沒有個性似的,反過來正因為「質樸」而作為新的個性被使用者所捕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