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片的故事 - 平價取得阿拉丁的寶藏 Naxos細說從頭

場景是台北市,時間是週五晚上。在經過一週辛勞後,你(妳)決定為週末夜提供些餘興。但礙於預算,礙於經濟壓力,你能負擔的開銷就是兩張百元大鈔。在這樣的限制下,你(妳)面對的是怎樣的選擇?

電影?多數戲院200元還不夠付早場票價;晚餐?200元應該夠點主菜,但多數時候沒有湯、飲料或甜點;買書?200元大概只能買雜誌,平裝出版品除非薄薄一本不然多半時候也不只這價錢;音樂會?運氣好的話,200元可以坐到音樂廳最後一排的某個角落,但票數量不多而且演出素質不見得讓人滿意。至於其他比較多采多姿的夜生活,200元恐怕連入場的飲料錢都不夠。整體看下來,能夠有些什麼印象深刻事物或活動的希望似乎是越來越渺茫。

現在,你(妳)發現有家唱片公司提供全新古典音樂唱片、曲目可能新奇可能熟悉,演出本身水準優異,年初方完成的錄音聲音沒話講,還有世界知名的雜誌與音樂評論媒體背書。重點是,200元預算便綽綽有餘──價錢只需要多數廠牌新錄音的一半不到。相較於頂上,這筆交易似乎看起來划算許多?

頂上所描述的便是Naxos這個廠牌的最大特色:它給入門者輕鬆負擔經典作品的機會,同時賦予資深愛樂者接觸冷門作品的途徑。不管你(妳)是剛接觸古典音樂或重度上癮,Naxos總能讓你認識一個陌生作曲家,或熟悉名字的陌生作品。而隨著它的目錄日漸成長,眾多足以並列或挑戰經典版本的錄音也越來越常見,比起20多年前的草創期,現在的Naxos毫無疑問已經是古典音樂世界裡最具有影響力的廠牌之一,唯一從未改變的便是其低廉的價格以及探索未知曲目與作曲家的精神。這系列文章便為讀者介紹Naxos這個廠牌與它底下的音樂家和錄音作品:一個在些許摸索下便能找到無窮樂趣的低價阿拉丁寶庫。

「Naxos的起源」

1970年代,一位在香港代理音響器材的德國商人克勞斯.海曼(Klaus Heymann)為了促進產品銷售,開始跟Bose或Revox等知名廠商合作推出一系列的音樂會,希望藉此推廣民眾對音樂的喜愛並順便刺激音響器材的消費。出於本身對古典音樂的喜愛,海曼的音樂會主要以古典音樂為主,並在過程中結識了為數不少的演奏家,其中包含了他未來的妻子,同時也是Naxos草創時期最重要的音樂家之一,日本女小提琴家西崎崇子。

在這些音樂會廣受好評的同時,海曼意識到一個小問題:雖然這其中多數演出者都有在唱片公司留下錄音,但他們的唱片想要在香港取得,卻有相當的難度。一開始,海曼的處理方式很簡單:在原本的音響與電子器材外,他同時也開始進行唱片相關的代理事務,把知名廠牌如Hungaroton、Supraphon、Erato等帶進香港市場。但隨著他與西崎崇子的婚姻,單純只是代理唱片已漸漸無法滿足實務上的需求。為了推廣妻子的演出生涯同時「給她找點事做」,海曼開始為妻子灌錄並製作唱片,Naxos開始逐漸成形。

1978年,為了打入香港當地的華人音樂圈,西崎崇子與家鄉日本的名古屋愛樂灌錄了著名的梁祝小提琴協奏曲,並獲得廣大且前所未有的成功,無論在香港、東南亞、中國大陸、台灣或新加坡皆成為暢銷古典錄音。有了梁祝小提琴協奏曲銷售量的鼓勵,海曼成立HK,一個專精華人作曲家交響作品錄音的廠牌,運用日本、新加坡與香港當地的樂團,搭配過去舉行演奏會認識的音樂家,利用經營唱片代理所建立的銷售通路,將華人作曲家的音樂推廣到整個亞洲。不久之後,海曼所合作的樂團希望灌錄在華人作曲家以外的古典音樂經典曲目。經過協商,海曼成立了他的第二個品牌,Marco Polo,利用同樣樂團錄製19世紀左右的古典音樂的罕見作品,藉由明確的市場區隔創造出本身的利基(Niche)。

1986年,在壓製CD的成本大幅降低下,海曼意識到他可以運用較低的價格進入亞洲市場,Naxos也隨之正式誕生。當時,亞洲除日本以外的地區CD售價與歐美國家無異,但比起低價LP或錄音帶卻貴了三倍之多。透過代理商時期建立的管道,海曼開始在東歐等成本較低的國家大量生產古典音樂CD,後在亞洲區取得廣大成功後銷售回歐美市場。因為CD主要於東歐製作,海曼也同時接洽當地的樂團、指揮與獨奏家,從冷門曲目開始逐漸擴張Naxos的目錄。在當時唱片大廠認定這只是塊無利可圖的小眾市場下,Naxos得以在不必面對太多競爭的環境下快速發展,終於成為現今全世界銷售量最大的古典音樂廠牌。

今天的Naxos已不再是那個以50張發行為目標的小眾獨立廠牌,而是擁有超過3000張唱片,每個月出版15張新錄音,同時獲得無數獎項的龐大古典音樂勢力。但在這樣的成功故事背後,Naxos是用怎樣的方式建立自己本身的競爭優勢?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