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明園銅獸首,只有一套?


其實,已有人提出這12銅獸首不止一套的說法,只是說法不清,推理不明,所以,於此姑且作幾個稍微具體的推論,大家一起來合計合計,可乎? 第一,這十二生肖大水法是具有機械原理的西方巧藝,自然能討中國皇帝歡心,要維持皇帝老爺歡心,就得防患於未然;也就是說,任何實用器用久了都會舊、會壞,舊了皇帝肯定不喜,壞了皇帝更加不悅,為了避免壞了皇帝遊性雅趣,這套大水法除了得按時辰出水,還要保持12獸首的光鮮亮麗,因此設計出圖樣來按式多造幾套以應不時之需,以免壞了舊了無件可換而惹毛皇帝,不然輕則貶謫,重則殺頭,豈是好玩?
第二,從大水法建成以來到英法聯軍焚園為止,整整一百年,可以想見,這一百年間,12銅獸首在光天化日之下日曬雨淋,風吹雪蓋,必然歲月留痕;而圓明園貴為皇帝園林,必然珍禽百鳥齊聚,鳥禽棲息與鳥糞侵蝕痕跡也應有遺留;百年風霜,雪泥鴻爪,很難想像若只有一套,怎能如拍賣上所出現的獸首皆品相一流,幾如剛出廠般完整無損?果真如此,只可說是上天庇佑。咦?若天佑大清,又怎麼招來英法聯軍焚園?

第三,說到火燒圓明園,如今至北京遺址瀏覽,真是斷垣殘壁,不忍當年,海宴堂前大水法更是摧毀殆盡。要說戰爭,砲火無情,圓明園到處殘垣斷壁,怎的就12銅獸首未見烽火洗禮而安然無缺?難道說,在焚園之前,甚至在炮火遠距轟炸之前,早有有識之士先將之拆卸盜走?
圓明園遺物不少,不論是十二生肖銅獸首,抑或園內一石一磚,都深深烙印著中國近代史上最慘痛的恥辱,將之視為喚起民族人心惕勵奮起的歷史文獻,似乎要比以匹夫之勇訴諸民粹式民族主義,墮入西方人利益操作之彀中來得更有意義吧!

更何況,中國在揮舉經濟發展的大纛下,是否對所有的歷史文物遺產都如對待圓明園遺物這般激情?卻又不難發現確實有著截然不同的雙重標準。

早幾年,即有道教聖地武當山上列為保護古蹟的道觀,被改建為三星級旅館以招攬觀光客。而根據3月中旬一期《南方人物週刊》的報導,河南省洛陽市為了興建當地如今最繁華的「東周王城廣場」,一座極為珍貴的東周陵墓車馬坑從此長埋地下。詳情為2002年洛陽市高層決定在中心城區興建一座多功能的現代化廣場,並命名為「河洛文化廣場」,結果在前期的工程挖掘中,發掘出東周「天子駕六」的珍貴遺存文物,驚動了世界考古界。面對這項珍貴遺址,洛陽十位文物專家當時即聯名建議官方,請求放棄城市廣場的建設,以完整保護東周王陵系列車馬坑。經過中國國家文物局及媒體的呼籲,洛陽市政府作了妥協,但仍在執意建立城市廣場下,保留系列車馬坑中的「六駕」車馬坑,其餘全部回填,並在一星期內快速完成。對於究竟是「回填」還是「毀填」,文物專家們都無奈的不願再多言,原名「河洛文化廣場」的新建築也改名為「東周王城廣場」,令人唏噓。而更令人無奈的是當地一些官員,對文物專家搶救「天子駕六」的作法非常不以為然,並指稱這些專家「成天琢磨那些陳年舊事」,擋住了洛陽城的發展。

嗚呼!有如此缺乏文化素養的官員,難怪會將舉世珍惜的歷史遺跡視為糞土!只知營造表相的虛榮,卻毀壞了傳統文化的遞嬗,寧成歷史罪人而不自知,可嘆又可悲!

洛陽東周王城廣場只是中國官員不重視文化遺產的冰山一角,北京市文物研究所高層就曾向媒體披露,北京機場T3航站樓等大型建設工程破壞了地下文物;而北京地鐵4號線圓明園站發現清代御路後仍繼續施工,但由於御路過於堅硬無法完全鏟除,才找上文物局解決,但100多米長的御路已遭破壞。從2005年到2008年,為了北京奧運,老胡同一個個拆毀,新建築一棟棟矗立,如今,歷代帝王古都的歷史沉澱與文物風華已不復見,只剩如中央電視台大樓與京城文化積累極不搭調的怪樣撐住紫禁城的落日,今夕何夕呵!城南舊事,從此步入滾滾沙塵,從這一代中國人的記憶中逐漸褪色……

為圓明園銅獸首所付出聲嘶力竭的激情,是否更應該回首過來好好面對腳下這片泥土的歷史遺產積澱?當自己都漠視自己的歷史文化憶往,又怎能責難別人不重視中華文物?

【典藏古美術2009年0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