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10問黃政德

64歲的黃政德,從事馬拉松運動已32年,至今累積跑了384場馬拉松(至截稿為止),是臺灣完成馬拉松最多場次的紀錄保持人,和太太羅苔華則分別是臺灣首位男女完成「第一百馬」紀錄保持人,跑步足跡遍行全世界。不僅創立臺灣百回馬拉松協會,推動普查制度,也設立「跑者廣場」網站,鼓勵民眾參與馬拉松不遺餘力,並期望將臺灣馬拉松活動推向國際舞臺

什麼機緣讓你開始從事馬拉松運動?
三十三歲那年,我有體重過胖的問題,一百六十一公分的我,體重已達七十六公斤。當時我在化學進口商當業務員,是同業眼中的「超級業務員」,事業幾乎成為生活重心,但是肥胖加上快速又緊張的生活節奏,三不五時掛病號,心肺功能差,心跳超過每分鐘八十幾下,連高血壓、心臟病都找上門。打拚事業,卻犧牲了健康,家庭醫師看不下去,建議我用跑步找回健康。
持續跑步兩個多月,體重不僅下降,甚至減重十四公斤,心肺功能也提昇不少。過去因為身體狀況不佳連帶精神況態不好,尤其在職場上,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都會讓我不耐煩。但隨著開始跑步之後,新陳代謝變好,體能也增強,思維跟著變得積極與正面,拜訪客戶的意願和次數不斷增加,業績甚至是減肥前的兩倍。
透過馬拉松,我不僅把身體的健康找回來,人生觀也跟著轉變,世界變得彩色、美好,願意關心周圍的人事物,跑步從此成為我的終生信仰。我跟很多人說,跑馬拉松不只是跑步,只要堅持下去,人生競爭力會不斷提昇,就可以讓生活變得更好。

剛開始跑馬拉松,如何克服身體不適應的障礙?
我從小沒有運動習慣,踏入社會後,更因缺乏運動,身體肌耐力很差,所以一開始跑步很辛苦,「跑」的速度跟「走路」差不多,每天只「跑」四十分鐘就覺得很累。但兩周後,身體慢慢適應,開始覺得不過癮,時間能夠延長到一個小時、一個半小時,三、四月後已經能每天維持跑十二公里。
有了自信後,決定報名參加第五屆的金山馬拉松,以四小時五十二分鐘完成我的第一次馬拉松。跑完後我感到很不可思議,那種自我挑戰與完成後的成就感,讓我從此愛上這個運動。
這陣子有幾度膝蓋痛,我懷疑是否為運動傷害而萌生放棄跑步的念頭,但到膝蓋關節障礙科門診時,發現看診的人都是阿公阿嬤,沒有半個跑友,我當下才了解,膝蓋疼痛和跑步沒有關係,只是自己年紀大了,因此我更愛惜自己的身體,堅持這個興趣。

跑步帶給你最大的領悟和樂趣是什麼?
很多人都覺得跑步是一項孤獨的運動,但自從我迷上跑步以後,反而喜歡這種寂寞的感覺。跑步的當下,就像和自己做心靈對話,有純粹屬於自己的空間和時間,我會想想昨天做的事情,規畫明、後天要做什麼,讓思緒沈澱下來,對日常生活有調整的功能,我覺得能夠靜靜享受孤獨的感覺很不錯。
一場馬拉松總長四十二公里又一九五米,是一種長距離運動,過程難免心浮氣躁或體力不濟,要完成比賽需要很大的毅力,但我一直把跑馬拉松當作是一種「修行」,因為它讓我遠離各種不良的生活習慣、讓我心靈保持樂觀開放,並願意以苦為樂,「因為痛苦的結束是快樂的開始」。

曾訂下「百周百馬」的目標,即使到現在仍每周參與馬拉松賽事,當初為何有這個想法?而讓你持續跑下去的動力是什麼?
「百周百馬」,是指連續一百周不間斷的跑馬拉松。我在一九九六年參加第一百屆波士頓馬拉松,當時除了參加的選手擠滿街道,沿路更不乏加油的民眾,當時有股莫名的震撼,我向身旁一位年長者詢問他跑了幾次馬拉松,得到的答案竟是三百多次,我當時心裏想:「我跑了十三年才累計三十餘次,如果用現在的方法要跑到跟他一樣次數,那我跑到一百歲都還比不上。」當下萌生了用馬拉松橫跨各個國家的想法。
到了二○一一年這個想法慢慢變得踏實,我和太太羅苔華兩人從德國開始,哪裏有比賽就往哪裏去,足跡踏遍德國、接著到荷蘭、盧森堡,連續兩個月就參加了九個馬拉松比賽,回臺灣後仍維持一周一馬的習慣,沒想到四個月下來,已經跑完十八個馬拉松,當下就有「五十周馬拉松」的狂想。
想法成形後,我決定用馬拉松來旅行。在二○一二年徵得太太同意,獨自從臺灣飛到美國亞特蘭大,進行五十二天的馬拉松旅行,跑過密西西比、佛羅里達和阿拉巴馬,用五周跑七場馬拉松;接著又規畫一百零二天的假期到歐洲流浪,累積完成四十周連馬,這個時候我已經習慣了一周一馬的生活,便決定提昇目標為「百周百馬」。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