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苦瓜:我心靈的大山大水

白玉苦瓜:我心靈的大山大水

余光中的詩魂,永遠牽引人心

在上海時友人傳來一則新聞,通知我景仰的長者余光中老師與世長辭。雖知此為人生必經之路,但對於我們這一代文學界偉人的離去就是那麼不捨。
心底自然響起我們在求學年代,一場場的自辦音樂會演唱著「民歌手」、「鄉愁」、「鄉愁四韻」……等充滿靈性的曲調。不僅是校園生活的永恆回憶,更是伴我們度過青澀年華,走出寂寞走出孤獨,與心中吶喊的歲月。
我想趕快回臺灣,在千百本藏書牆架上找出陪伴我四十五年的老書。我捧著《白玉苦瓜》,不自禁地流下淚水。我不是個感性的人,眼淚從不輕彈,卻因為這本書是從我年輕時候到鬢毛衰的歲月,至今依然珍藏的文學山水。余光中老師為人謙卑的典範,是我學習修養的顯學。老師是一位十足的歷史文學家,簡單幾行詩,就能寫盡一部近代史。寫出求學思親、成家立業,因戰爭被迫離鄉與親情永別的場景。我是臺灣人,由給我姓氏的外省籍養父拉拔長大。小時候常看到父親半夜坐在床頭上暗泣,那是永遠的心頭烙印。養父的哭泣,我在余老師的〈鄉愁〉詩詞裏才明白那眼淚的意義。

小時候
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
我在這頭
母親在那頭

長大後
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
我在這頭
新娘在那頭

後來啊
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