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10問:楊志良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於任內積極推動二代健保,並曾揭露署立醫院弊案。其坦率直言的施政風格,造成正反兩面不同評價。他是民眾滿意度最高的內閣閣員,曾被票選為「最勇敢的公眾人物」,卻也被媒體冠上「白目署長」的稱號。楊志良日前出版新書《拚公義,沒有好走的路──白目署長楊志良的衝撞與改革》,在臺北接受講義專訪,分享他的堅持,與卸任前後的心路歷程。

天下文化提供

是什麼原因,讓你走上公共衛生之路?
大學前我對公共衛生並無概念,讀公衛是誤打誤撞,但一讀就愛上了。相較於醫師一次只能幫助一個病患,公衛卻能以很少的資源,照顧眾人的健康。例如六○年代臺灣曾盛行「大脖子病」,也就是甲狀腺腫大。臺大教授陳拱北經過調查,發現「大脖子病」導因於對碘的攝取不足,解決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在食鹽裏添加碘,果然「大脖子病」就大幅降低了。
公衛是重要的工作,也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經由公衛措施獲得健康的人,雖然得到了幫助,卻不知道自己受到了幫助。防疫做好了,不會有人讚美你;做不好,大家絕對罵你。以新流感疫苗為例,沒有人知道防疫措施究竟成功降低了多少死亡人數;也沒有人知道如果沒打疫苗,自己會不會是死亡案例之一。但該做的事,就是要做。投身公衛不會讓人得到金錢,也未必會得到掌聲,但絕對是「積陰德」的工作。

你曾說成長背景讓你對公衛更為熱愛,為什麼這麼說?
小時候家裏很窮,不只物質窮困,知識也很貧乏。爸媽忙著賺錢養家,不可能給孩子什麼「文化刺激」。剛進小學,老師點名「楊志良」,我根本不曉得老師在叫我。因為平常大家都叫我「阿良」,我不知道自己叫什麼,甚至連自己姓什麼都不知道。我很感激老天讓我經歷過貧窮的日子,自己曾經就是弱勢,所以我格外關注弱勢。一個國家的公共衛生做得好不好?看最弱勢的族群就知道。舉例來說,如果臺灣的外籍配偶懷孕時都能受到良好的檢查與照顧,可以想見臺灣多數孕婦醫療資源應當不虞匱乏。出國時我也喜歡到傳統市場裏、小巷子裏,看看那些人怎麼過日子,我認為這才能真正反映一個國家的狀態。

衛生署長任內,什麼事最讓你受不了?
那就是監察院和立法院。部分監委調查浮濫,大事不管,只管瑣事。我署長任內,監察院調查衛生署七百五十八件,衛生署同仁要花近兩萬個工作天整理資料,成本高達千萬元。值得檢討的地方,衛生署當然應當檢討,可是監委職權無限上綱,就成為虛耗國力、妨礙公務。
臺灣立法院之「爛」,國際公認。不少立委質詢官員的態度像在罵兒子,問政內容不專業又沒水準。媒體曾報導,美國以不衛生為理由,禁止全美製作、販賣豬血糕。這跟臺灣有什麼關係?結果衛生署先被叫到立法院做報告,再被叫進監察院修理一頓。後來證實那只是一條烏龍新聞,美國根本沒有這道禁令,衛生署卻為此忙翻了天,莫名其妙。

你在卸任前狀告電視名嘴,為什麼會想這麼做?
卸任前我以衛生署名義向地檢署告發七個電視名嘴散布謠言,導致沒打疫苗的民眾因流感重症喪命。流感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災害,造成的死亡人數遠超過地震、海嘯等天災。H1N1感染病例破千,多人死亡,世界衛生組織發出不排除全球大流行的警訊,我們怎能不嚴陣以待?防疫如同作戰,疫苗就是武器,寧可多買,也不要準備不足。國際搶疫苗早就搶成一團,我們極盡努力,也只搶到五百萬劑美國生產的疫苗,幸好國內也研發成功,衛生署連忙下單。衛生單位這麼努力,可是,政論節目上,那些沒有醫學背景的主持人、名嘴卻質疑疫苗安全,高呼「這個疫苗不能打」,甚至鼓吹民眾自行購買「克流感」。節目播出後,疫苗施打率下降,感染、死亡人數卻增加了。看到有民眾可能因為沒有施打疫苗而喪命,心裏很痛。名嘴打著「言論自由」的大旗打擊國家防疫政策,他們的言論自由是人命換來的,良心何在?真該下地獄。

日前你出版了新書,你最希望讀者從書中看到什麼?
我在書中提及了救臺灣的「四根支柱」。第一是「清廉施政」,這是政府的首要之務,貪污的單位絕不可能做出正確的政策。例如某署立醫院院長貪瀆,他在採購時就不會優先考慮病人需求,而是回扣多寡,政府其他單位也是一樣的道理。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