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麗珍的《觀》 悲憫自然的身體史詩

從一九九五年的《醮》傳述人鬼萬物生滅榮枯的淒然,二○○○年《花神祭》洞見了人與自然神靈間的連結,無垢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林麗珍在二○○九年歲末獻上了《觀》。這是一齣大地靈魂的神話,完成其禮敬神鬼,天、地、人三部曲的終章。《觀》從老鷹的生存困境思索出發,以神話式的寓言,觀照宇宙與人的依存,人類慾望對宇宙自然的戕害。

她拿出創作手稿,攤展,餐紙畫的是各種舞蹈姿態,動作或開闊自由,大剌剌地伸展飛揚,或蹲伏之姿,安定內潛地臣服土地。宣紙上,長長無盡延展的河流,河畔與土地滋養著草木、蟲魚鳥獸、人類,自然界的生物關係在歷史長河中不斷演進,又如圖騰中的螺旋,所有生命皆非單一個體,卻是旋轉、循環、互相關連。

從鷹的生存困境,思索生命與大自然

從一九九五年的《醮》傳述人鬼萬物生滅榮枯的淒然,二○○○年《花神祭》洞見了人與自然神靈間的連結,無垢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林麗珍在二○○九年歲末獻上了《觀》。這是一齣大地靈魂的神話,完成其禮敬神鬼,天、地、人三部曲的終章。在《醮》之中,人鬼關係撕裂糾纏,靈性在人鬼神三層次上下起伏,無法掌控無常,於是學習隨順面對,將無常視為自然生態之生成。到了《花神祭》,四季時序循環運轉,前作的悲傷褪去,開闊性開展。例如夏神的殘忍暴烈,同是自然之一部分,生命即在如此的危步瀕臨中,方能綿延轉化。《花神祭》後,林麗珍觀察老鷹,鷹的生存棲地變得惡劣,獵食困難,鷹數量一直在凋零。花房中豢養繫綁的受傷老鷹,眼神泛著憂傷,望不見天空的遼闊,林麗珍心痛:如果她是那隻鷹,會如何感受這一切?

沈潛思索於生命與大自然的相連繫帶,過度文明引發濫墾濫伐,人類此一物種秉其利益,卻造成無數生物棲地消失,土壤與水質惡化。「地球像個人。」林麗珍說:「當血管、皮膚、內臟惡化,還有多少細胞能夠存活?」由人、地球、到宇宙,小宇宙與大宇宙間的相互觀照,林麗珍創作了《觀》。在神話式的寓言中,古老而神秘的河流,亦是心靈之河。鷹族兄弟發誓生生世世守護河流,然慾望貪執使得兄弟鬩牆,殺伐聲起,世代誓言毀滅,河流於焉消逝。而靈魂的河流呢?「是『心』的問題。」她說。所有的物種皆不會污染土地,唯獨人類如此。「身為地球的一分子,需要懺悔。」林麗珍虔誠面對當今生態劫難,不僅承認疏漏,「人類應該照顧地球,但沒有盡責。」林麗珍說:「對於地球,人類應是照顧者。」

在農業社會中,土地與萬物間存在著循環供給的生物鏈關係,雜草成為生物養分,農作垃圾變成肥料;而今,農藥阻斷了生物循環,垃圾就是垃圾,無法回到土地再度滋養萬物。地球數億年來的生態平衡,孕育生命成長,彼此互相依賴,亦互為食物。現代科技與經濟的發展,污染了土地、空氣、水,「人的天敵就是人類。」她說。八八水災,人在一夕間失去生命,令人心痛,然同時,土地亦在受傷流淚,身體與土地同樣面臨著大崩解,細胞有著小意識,土地蘊含大意識,「所有的生命信息都是連結在一起的。」林麗珍如是看待。

(全文詳見《PAR表演藝術》雜誌第202期)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