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用程式寫未來

架構師、開發者、程式設計師……也許還有碼農,或更多其他不同的稱呼,但都指向對未來世界影響深遠的領域與角色──程式設計與軟體工程師。近來,不論台灣或全球的科技發展都有了巨大轉變,軟體工程師瞬間從執行者變成了決策者,從成本單位變成了商業運轉核心。未來,企業能否創新,甚至只是要捍衛既有江山,都得要依靠他們。然而,大多數人對程式設計卻是陌生的。為了讓原本不熟識這個領域的麻瓜們,進一步領略箇中奧妙,《數位時代》偕同策展人戴志洋一起規劃這次的專題,我們嘗試透過深入淺出的方式,讓大家更加了解程式設計領域的重要發展。

如果有一件事會搞得天下大亂,但是又不得不做。那麼你的選擇是:做還是不做呢?最近在媒體上鬧得沸沸揚揚的十二年國教課綱──預計107年要把「程式設計」列為必修課程,這個訊息想必大家已經得知。一方面這個政策已經箭在弦上,另一方面在現實上也有不得不做的必要。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已經落後世界、落後中國了,因此,從現在開始怎麼急起直追,會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也是這一個專題製作的起點。

然而,台灣的資訊科技,真的落後世界的腳步嗎?

如果你認真思考一下,資訊科技在台灣發展了20、30年,從以前的PC產業,一直到現在的網路時代,台灣其實沒有落後世界,而是一直跟著最新的科技一起進展。但是,直到今日,資訊科技對於台灣產業造成的衝擊卻遠遠大於正面成果。放眼望去,「幾乎看不到傳統產業在這波科技浪潮中把事情做對。」而且在這個過程中,很多公司都不斷地嘗試,但卻越試越糟糕。究竟是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我們又可以從哪裡找到機會?或許我們可以先從近年發生的一些現象來找答案。

現象一:傳統工作模式改變,現在需要的是設計者

傳統階層式的組織架構是因應勞力密集的工作而誕生。這樣的組織架構,目的是為了建構出一套有效的工作模式再加以複製,以此創造更大的產能。但是當我們有了電腦,人就不再需要做機器做的事了,人的工作變成替機器設計動線和工作流程。如果以傳統工作模式類比,在一間1萬人的公司裡,動腦的人可能只有100個,剩下的9,900個人是工作者,但是現在,這些工作者被機器取代了。在公司組織變小的情況之下,我們再也不需要這麼多執行者,只需要設計者。設計者的威力有多大?你可以試著想想YouTube或Google。YouTube是一個人做出來的,Google是兩個人做出來的,在軟體世界裡,人越少,執行力越強。

現象二:工作者不一定要被綁在固定場所辦公

另外,我也觀察到一個真實發生的市場需求。兩年前開始,陸續有一些美國公司主動向我尋求台灣的技術開發人力。有些是想外包專案,也有些是想在台灣建立專屬技術團隊,而且工作和薪資條件甚至比一般台灣企業還好。從專業的角度來看,這件事非常合情合理。因為業主只需要把產品需求和執行方式溝通好,接下來大部分的時間,就可以讓技術團隊獨立作業。這件事情讓我思索:除了利於面對面溝通,還有什麼工作非得把所有人綁在同一個辦公室?至少在資訊科技領域,我認為沒有。當遠端工作不再是夢,甚至可能變成主流,除了對企業和工作者都有益處,對拉近城鄉差距也有幫助。

現象三:技術不再是問題,更多工具和模組可以協助你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