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包租公生意做到全球新創第8的獨角獸——WeWork

把包租公生意做到全球新創第8的獨角獸——WeWork
成軍8年的WeWork,在全球有242間共享辦公室。過去,他們以出租空間為主要商業模式,但從2018年開始,他們要透過WeWork Lab (圖片來源WeWork)

如果說,當個「超級英雄」也是一種創業,那麼漫威(Marvel)世界裡頭活在紐約城市的蜘蛛人和美國隊長,應該也會希望能認識更多各地的狠角色。雖然,現實終究不如幻想美好,不過如今的新創公司和創辦人們,要比漫畫主角來得幸運,有機會在WeWork這間全球規模最大的共享空間裡,遇見更多志同道合的人。

從商業模式來看,從紐約起家的WeWork像是「包租公」,先購置房產後,再出租空間;從一個座位、一張桌子到一整間辦公室,都能任君挑選。但這也讓他們遭受外界批評,並不是間具有創新價值的公司。

然而,這間在CB insights網站排名全球第8大的新創獨角獸,能衝出市值200億美元(約新台幣5995億元)成績,自然有其特別之處。

《數位時代》前進WeWork紐約總部,專訪「創業顧問實驗室」(WeWork Labs)全球負責人洛伊.亞德勒(Roee Adler),了解這間共享空間公司,如何看待各地新創環境,並且幫助旗下的會員創業家們成長。

想接近媒體、消費者,紐約有優勢
「舊金山的新創公司,多半為了消費者『參與』(engagement)而努力,人們只要願意使用,團隊就認為這是好現象;紐約就不一樣,大家為了『做生意』(get to the business)奮戰,積極找尋獲利機會。如果總是不行,就代表商業模式需要更換。」

穿著T-shirt和牛仔褲受訪,一邊輕鬆翹著腳回答問題,亞德勒散發出來的感覺,和WeWork企業價值觀一致:希望幫助人、了解人。因為擔心影響到共享空間內的會員,他們希望這次採訪不要有攝影師同行。但只要談起對創業的觀察,就知無不言。

「以色列的創業家更不一樣,是為了『認同』(awareness)而戰。因為市場小、人口少,逼得創業者更努力爭取國際見光度、爭取大市場機會。」他笑著問我:「台灣的創業家們有共同點嗎?」

亞德勒回憶自己的背景,從11歲開始就愛寫程式,一路在以色列從工程師變成創業家,前後共成立了5間新創公司。其中3間不僅成功被購併,甚至讓他贏得2010年Techcrunch disrupt大獎,有光耀門楣的感受。不過,另外兩間就是慘敗收場。其中,以「科技吉他」為主題的公司,雖然募了很多資金,卻悽慘落幕。

他說,自己對台灣市場並不夠了解,只能給出一些心得,就是「創業永遠面臨選擇,不要急躁,要仔細思考。」他認為台灣新創要先思考自己的主題能不能在本土市場存活,再來研究要不要到美國發展,如果想要接近媒體、消費者,紐約有較大優勢,可是如果需要技術、資金,到灣區反而是利多。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