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的智者

神隱的智者

隔著一片雲,捕捉一部台灣近代金融史上智者─孫文雄神隱的身影,這是謝社長交給筆者最沉重的任務!

訴說的正是一位誕生於日據、成長於二二八的五○年代,出身苗栗山城的知識份子,如何從一名歷史老師、銀行員,蛻變為財經媒體大家長、華人巴菲特的故事,收拾不捨的情緒,分享筆者以近距離追隨的二十三個年頭得到的啟示。

孫文雄先生,生於一九四三年,台灣光復前夕,那一年日本政府開始在台灣實施六年制義務教育,次年徵兵制上路,隔年日本戰敗,台灣由中華民國代表盟軍接收台灣,在他四歲的時候,一九四七年發生了二二八的悲劇,台灣開始進入戒嚴時代,蔣介石除了全面凍結憲法,成了萬年總統,在經濟上透過三七五減租,改善農民生活,並透過耕者有其田政策引導地主將大片土地轉換為股票和債券,也掀開了台灣證券史的第一頁。今天的台泥、台紙、工礦、農林便是時代下的產物,也孕育出台灣金融產業綿密的財團世家。

與邱永漢先生忘年之交

台灣證券交易所成立的這一年,孫先生已經是政大法律系的高材生了,在二二八事件到五○年代白色恐怖陰影下成長的孫先生,醉心於歷史,第一份工作便是回到老家擔任中學歷史老師。

改變孫先生一生的是在他的第二份工作─第一銀行行員,時序已經來到經濟起飛的時代,時任行政院長的蔣經國推出十大建設,一九七三年全球爆發第一次石油危機,剛踏出社會的孫先生巧遇首次通貨膨脹的洗禮,一個異鄉人在天龍國築巢時搭上通膨甜蜜列車,也展開他此生探索資本市場的壯遊!

在那個阿波羅太空船登上月球,披頭四高唱「Let it be」的年代,「雲州大儒俠」開播了!然而政治的動盪從來不曾遠離,當美國意識到中共政權逐漸穩固,在桌球外交下,台灣被迫退出聯合國…,許多知情的台灣菁英還沒等到美台斷交,變賣了黃金、土地資產,拿著一度貶值到一比五二元兌換的美金遠走他鄉。

在這個關鍵時刻,長期被列為黑名單的旅日台籍菁英邱永漢先生,在經國先生透過友人力邀下,以僑民身分響應團結反共的號召,回到闊別多年的祖國,不但帶回日本的記者,還帶回了更多苦於日本因為經濟快速發展土地人工昂貴所苦的大企業和各大商社。一個拉一個來到台灣這個弱不禁風卻物美價廉的寶島!當邱先生決定落腳在中山北路、南京東路口時,因為貸款與坐落在邱大樓建物對面的第一銀行年輕的行員孫文雄,有了頻繁的接觸,當年銀行放款多半態度高不可攀,常被戲稱雨天收傘,年僅二十八歲的孫文雄卻經常主動向這位飽受政治洗禮,對資本市場瞭若指掌還得過日本直木賞獎的前輩請益,因而成為忘年之交!更成為日後邱先生發展台灣事業鎖定的重要幹部人選。

臨危受命 親力親為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