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閔:不只領導改變,台大更要定義未來

所以只要老師來找我,不管是資淺的希望做開創性研究,或資深想做深入型專案,我都很樂意,我告訴他們:「你講的我並不一定懂,但我願意賭你做這個研究,請你繼續衝刺你的目標,」我在這些老師身上,感受到他們對研究的熱情,我希望推他們一把,把年輕人頂上去。

補助聚焦,不會雨露均霑

學術研究就像是一層一層的關卡,第一層可能是國家研究計畫,第二層是領域中的重要獎項,第三層可能就像諾貝爾獎,很多台大老師都到達了第一層,但怎麼透過資源的投資,讓老師有機會進入第二層、甚至第三層,這就是我正在思考的。

對於資源,我從來不是想著這個人分200萬、那個人分200萬,但每個人需要的其實都不只200萬;我會說:請你再努力一點,就可以有400萬、600萬,我不要雨露均霑,而是找出最有機會往上跳的那個人,就算會賭錯,但我願意冒這個風險,讓一個老師有機會從第一層上到第二層、第三層,從200萬變成拿到800萬、1000萬。

當然,我也會問院系所,你們是不是也願意拿出一樣對等的資源,一起來幫助這個老師?如果系所也願意,就算院系只出一小部分、我出一大部分也沒問題,但必須是所有人都支持同一個目標,才真正有價值。

很多人都說大學不應該一味追求國際排名。國際排名從來不是我的目標,但如果我們能把一些事情做好,國際排名也沒有理由會掉下來,這就是我為什麼認為台大真正排名,應該是可以到全球前50名。

問:台大去年編纂第一本《USR報告書》,這也是您的競選政見,做這件事的意義何在?

答:大家會關心台大國際排名,說白了,台大就等於是台灣高教界的長子,許多人都對他有著高度期待。如果國際排名是學業成績表現,那在成績之外,是不是還有其他應該做的,來回應社會對台大的期待?

這就是為何我這兩年,會力推台大完成第一本《大學社會責任報告書》,我想告訴社會,台大除了努力打國際盃,我們也做了很多對台灣社會的服務,例如偏鄉、部落、農業、環境,甚至還把力量延伸到海外。

發展多元價值,創造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