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事】連勝文:「我再也不讓人踐踏蹂躪」 連勝文參選前夕的告白

對著年輕學生表明自己的理念就是,「一旦決定目標,不管有多大的犧牲和困難,都要堅持達到目標」的連勝文,現在目標是什麼,又願意犧牲什麼呢?

已經比約定的時間還晚了二十分鐘。媒體不耐地騷動,而世新大學演講廳內的學生也同樣無聲乾等。千盼萬盼,那抹高大的人影可終於姍姍來遲,出現在樓梯轉角。
這並不是連勝文頭一次進行校園演講。早在今年六月,他就在輔仁大學談過相同的主題──「面對挫折、勇敢前進」。

大學考不好變家中黑羊

一向被視為台北市長強棒參選人,甚至被看好有角逐「更上位」可能性的連勝文,在這半年間把握機會,不斷向年輕學子推銷自己的經歷,被外界揣測是參選前的「動作頻頻」。
而他的演講主題,場場都扣緊「他並非生來就是人生勝利組」,反而是「歷經一番寒徹骨,始得梅花撲鼻香」的邏輯。
說他不是生來就是人生勝利組,可能很多人聽來不是滋味,甚至覺得有點荒謬,不過連勝文一開場便打了預防針,表示他並不願意以訴苦的方式來談,因為「再苦,都找得到比自己更苦的人生」。
談起自己的人生,出生於政治世家,甚至人稱「啣著金湯匙出生」的連勝文,人生的第一次挫折就比大多數人晚了許久,要從大學聯考談起。原因出自於他的數學並不好,而聯考當天他坐窗邊位置,有記者不斷拍照,導致他緊張而考糟了。
「放榜後我進入輔仁法律系就讀,當年我的姊姊到美國衛斯理女子學院念書,弟弟去建中,妹妹去北一女。我在家裡的處境就像是白羊中的一隻黑羊。父母親不敢說是以我為恥,但確實認為我不好。」甚至在他大學迎新活動的第一天晚上,連戰與連方瑀把他急速叫回家,要求他準備轉學考。
連勝文便如父母所願,準備了一年的轉學考。當時的他,選填法律系並不是出自於自身興趣,而是「我爸媽認為念法律進可攻退可守,他們可以不必養我一輩子」。
細究許多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多得是法律系背景,這或許也多少反映出連戰對於兒子的冀望。然而在準備了一年的轉學考後,連勝文高分落榜台大法律系。後來他便到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念書,並在畢業後進入美國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

老爸落選,事業受挫

不過這個經歷卻讓連勝文離法律系愈來愈遠,「我們律師事務所從事的幾乎都是金融工作,我開了眼界後,想要自己做生意。」於是他欺騙父母要回台灣考律師,實際上卻是成天與朋友討論怎麼做生意。
然而,最後他卻一事無成地混過半年。在回美國臨行前的餐桌上,連戰對他說了一席話。「我爸說,你人生整整浪費六個月的時間,你的人生要從哪裡再找回這六個月?」這席話一語驚醒夢中人,讓連勝文回到美國後開始勤於學業。
當時的他,已經確定自己志不在法律,修了許多商學院的課程,並在最後一個暑假進入美國投資銀行工作。
行動版 電腦版